回首相望数年,入目仍是佳人未变
ps:国胖粉,德云社cp粉,
本命cp獒龙,马龙是大本命

AL 关于含蓄

L:继科儿继科儿,我今天看到了一个很可爱的雪人⛄️,比我们上次在体育场外面堆的好看多了(。・ω・。)ノ♡

L:继科儿继科儿,我今天吃到那家不定期营业的小蛋糕🍰店了,有芒果味道的欸,希望下次还能吃到。

L:继科儿继科儿,我今天看到了一只小柯基犬,白色的,比道哥还白,但和道哥一样可爱(๑• . •๑)

视频那头的人絮絮叨叨,手机另一端的男人只是笑笑,一双桃花眼陷进了眼角的细纹里,揉碎了满目柔情。

Z:嗯,我也想你了。

【今晚月色很美,
    今日雪地松软,
    今天,我依旧很想你】

 

AL梗 双重人格

张:我爱了你十来年,你就是块石头也该被我捂热了吧,啊?🐴龙,你有心吗?你摸着你左胸口的那道疤告诉我,你的心呢?

马:没有心,它死了。


黑化人格龙【爱一个人太累,我又怎么舍得他(主人格龙)再受罪】

 

AL小段子 恰似你的温柔

写字楼的会议室里,

马.龙面色冷淡的翻阅着下属递上来的文件,

男人发了很大的火,

为着修改了半个月的文案,

会议结束,偌大的空间里只留下了一个新助理,

马.龙略显疲惫的捏了捏鼻梁,轻叹口气,

新助理面容清秀,眸子里带着显而易见的仰慕,

男人徒一近身,正欲将手放在那人肩头按摩却被抬手止住,

“我没事,你出去吧。”

新助理带了些窘迫,转身离开时却见得从门外进来一个面容坚毅,身形俊朗的男人,

那人径自将手抚上自家老板的肩,一手捂住了那双清冷的眸子,借着手指温柔按压。

“累了吧 ”

男人身上是浅淡的古龙水的香气,马.龙贪婪的低头轻嗅,转而将头抵在张.继.科的怀里。

“嗯,累,想吃你做的大闸蟹和红烧肉。”

“好,回去就给你做。”

张...

 

AL之我在等你回家(国胖刑侦记梗)

tag不妥删

假如龙哥是卧底,任务成功却没回来,

继科是刑侦大队队长,得到消息后闭口不提此事,

后来上面来了一个空降兵,喜欢科哥,想要收拢龙哥部下,

国胖团青年组里其他人的态度

龙哥(暗霜寒夜里泛着冷光的长鞭,不近敌身而自有乾坤)是我们的主心骨,

藏獒(朗日乾坤下削铁如泥的蝴蝶匕首,凌厉肃杀而优雅诡谲)是我们的定心丸,

你优秀归优秀,

让我们认服你,

还差点意思。

这内里江湖,只认他们二人罢辽。

 

AL 梗 君臣

A:你说你爱我?

L:点点头

A:那你对我能有的最大的纵容是什么?

L:上前一步,拉起男人的手放在自己的脖颈处

L:把我的命给你可好?

A:一国之君的命太重,我当不起。

A:伸出食指止住男人要开口的意愿

A:但不知我这将军的余生光景,我的王愿不愿意接住。

L:眉眼带笑,庄重而温柔的解下男人的战袍

L:天下之人无一不是我的君下臣,但我这颗心,这条命,甚至是这诺大江山,都只属于你。但凡是我有的,你若想要,只管拿去便好 。

A:我不想要这天下,我只愿能于乱世护你成王,安盛世相伴在侧。

L:与你同行,便算得了这天下。

 

AL梗

在身披国旗的那一刻起,

他便没了任性的资本

 

江湖难行

龙:

我承认我很贪心,

我既舍不得从小长到大的秦门昕儿,

也依赖待我如兄长的金陵公子玘,

可我同样钟情于那个清风霁月张扬轻狂的肖门少主,

你们中的每一个我都爱,

每一个我也都不能爱

你们无一人是我归途,

亦无一人能与我同行

ps:说实话,我到现在都不知道这个文的cp怎么组

 

【AL】小段子 真亦假时假亦真

影帝科×影帝龙

张:我其实一点都不想当演员,台上演的再真,都不过是自我欺骗罢了

马:戏是假的,可我是真的,
        而我爱你,也是真的

【人生如戏,请把自己活成主角】

 

【AL】小段子 无脑

欢迎评论吐槽

巨OOC,

博君一笑{突然觉得这是个好梗

假如龙哥是娱乐圈一线明星实力派演员,很乖的那种

继科是其工作室上属娱乐公司的大boss,很刚的那种

【记者会】

不出名记者:张先生,请问您对于外界传言说您与马·小鲜肉一线明星·龙是包养关系怎么看?

张·霸道总裁·宠妻·继科:哪个🐶玩意儿说的,我俩是正经谈恋爱,已经领证的那种,另外,我的钱全是马·第一可爱·龙给的,要说包养也是我被他包养了。

一阵如秋风扫落叶般的寂静过后

张·无敌冷酷·继科:你哪家...

 

【AL】

无脑短打小甜文

欢迎评论吐槽

链接地址见评论
我尽力了,
再PB我也没办法
可怜我的小红心

OOC都是我的

没别的,就是甜 【石墨版】

 

江湖难行

新坑

欢迎评论吐槽


01’

一尺一人一木台,一花一草一世界。

一间高雅的客栈里围了一群穿着布帛棉衣的客人,而正中心坐着的便是一位能口吐莲花的说书人,本是儒雅书生样,奈何沾染江湖气。

许是江湖离普通人太远,这种题材的话本总是十分吸引人,但听凭热闹向来不辫真伪,旁观者图的,也不过是一种消谴罢了。

“话说那秦门家主,生的是白净书生样,长发曳步,喜静好文,武功却是高深莫测,城府亦阴沉似海;而那副家主却是阴柔狠辣,喜怒不定之人。以谋略定天,以武能辟地,十年沉浮间,世上便多了如今这般势盛情深的秦门罢辽!”

说书人端起茶杯小啜一口,润了润有些干涩的嗓子,还未来得及继续方才的话题,思绪便被嘈杂的议论声打断。

“欸?不...

 

撩个梗

江湖难行

【主杀龙,龙蟒,獒龙,cp乱炖】

戊辰年间,天下动荡群雄并起,武林中波光谲诡,各门各派并入三方阵营,一曰正武肖门,二曰吊诡秦门,三曰机玖吴门;而这三足鼎立之势,我们称之为江湖。

 

© 君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