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相望数年,入目仍是佳人未变
ps:国胖粉,德云社cp粉,
本命cp獒龙,马龙是大本命

【龙龄龙】是哥哥啊

  OOC预警,勿升正主

  私设如山,平行世界

  毒唯预警


  00’

  我想,

  悄无声息的折断你原本的羽翼,

  让你成为我最乖顺的囚中鸟,

  然后用爱把你揉进血里。

  01’

  “哥哥,元元,张九龄?”

  少年人本就软糯的声音因着睡意惺忪而显得有几分甜腻,王九龙习惯性伸手往左侧够却摸了个空,揉着眼睛堵了气,甩手把响个不停的电子闹钟打落在地,哼哼唧唧的开始喊人。

  “欸欸,这呢,怎么了乖宝儿?是要喝水吗?”

  张九龄起身后并没有将卧室的门关紧,听到戛然而止的闹钟声响,猜得王九龙应该是起床了,手也没擦的就跑进了房间,手里端着杯温水,而卧室里的王九龙确实是一副没有睡醒的样子,半支起身子坐着,等得张九龄走上前去给自己喂水,环抱住男人的腰身哼哼唧唧的埋怨了两句。

  “你刚刚去哪儿了?醒来都没有抱到你。”

  “你昨天不是说想吃鲜虾包吗?想着你还没醒就先去替你买了,等你起来也就有的吃了。”

  王九龙迷瞪着眼睛看了会儿站在自己面前的男人,杂乱着一头呆毛就将脑袋抵在那人颈窝蹭了蹭,嘴唇微启,呼出来的热气尽数打在张九龄的锁骨上,惹得人痒痒的。

  “那不管,你今天就是没有给我抱。”

  “好,对不起,今天是哥做错了,怪我怪我,楠楠别不高兴了,昂。”

  王九龙闻言吸了吸鼻子,半仰起头撅着嘴要人亲,孩子气而又没有安全感的抓紧了男人的上衣下摆,眯着眼睛看向一动不动的张九龄,

  张九龄眼见着小孩快要没了耐心,这才抬起右手,认真且温柔的描摹着男人的眉眼,食指指尖抵在王九龙的喉结不住绕着圈,倾身附上一吻,一双清亮的眸子里,潜藏着他人看不出来的深沉爱意。

  王九龙其实很好哄,至少对于张九龄来说,顺毛从来只需要一句话而已。

  02’

  “哥哥,”

  “嗯,怎么了楠楠?”

  正在酒吧翘腿坐在卡座里的张九龄扯了扯胸口的衣领,露出一片瘦削的锁骨,跳动的霓虹灯间或着洒在男人身上拢出一片阴影,晕成星点光斑,原本阴郁暴戾的神情在接起电话的那一刻徒然间柔和下来,本就漂亮的黑色眸子里盛满了快要溢出来的温柔。

  “老大我衣服呢?”

  “你那么多衣服,是要哪儿件啊?”

  “就黑色条纹衬衫那件,你前两天还穿出去来着,给我放哪儿去了?”

  “哦,内件啊,你在阳台上找一找,我昨儿洗了。”

  “不找了,累了,要你回来。”

  隔着千里电流都听出了王九龙言语中的粘腻,张九龄站起了身,嘴上嫌弃着人“十分恶心”,却还是没忍住笑弯了眉眼,

  “老大~”

  “打住,回,我现在就回。”

  待得电话那端徒一挂断,男人便即刻间敛了神色,一双漂亮的眼睛似笑非笑,随意转了下手腕,将面前的那杯蓝色天空送到嘴边一饮而尽,喉结上下滚动,有些沾染在唇边的酒渍顺着修长的脖颈滑向胸膛。

  “欸,小孩儿,说真的,你最好把脑子里那些不该有的小心思尽早收一收,有些宝贝,可不是你能随便觊觎的。”

  张九龄嘲讽的斜睨着对面五官还稍显青涩的年轻男人,伸出指尖借着指腹捻起那人手里的照片一角,歪着脑袋轻笑,手上动作不停,“嘶哒”一声脆响,从打火机上端生出的幽蓝色火光迅猛的向上勾出一条蜿蜒的火蛇来,星点灰烬飘飘扬扬的落在橙色的果酒里,缀成了一片云河。

  “你!你凭什么烧我的照片?”

  “不需要理由,我看着不爽就烧了,你能如何?不过是三年前认识的邻家弟弟罢了,哪儿来的胆子只拿着张偷拍的照片就过来挑衅我。”

  张九龄随意的打理了下衣服,从桌面烟盒里敲出根烟斜叼在嘴里猛咂了一口,对着男人在的方向吞云吐雾,浓重的烟草味呛得人咳出了眼泪,只红着眼眶怨恨的盯着罪魁祸首看。

  “我不会放弃九龙哥哥的。”

  张九龄闻言只是好笑的摇了摇头,偏过身半弯着腰凑向还站在原地的男人,本就低磁暗哑的声线在厚重的金属音背景下更是充满了致命的诱惑,随意而又无辜的语气,隐隐约约的听不真切。

  “随便你想耍什么手段去招惹他,反正最后能站在王九龙身边的那个人只会是我。”

  “不过暂且劝你一句,我这人脾气不太好,尤其是在有关于他的问题上。”

  03’

  王九龙说到底也不过是个孩子,和一群二十啷当岁的青年们,无论是蹦迪酒吧还是唱歌游戏,总是能与旁人聊的很嗨。

  小剧场的状态总归是要放松很多的,眼见着张九南被同场的队友们欺负得快要躺倒在了地下,率先动手的王九龙选择了远离战场,半蹲下身托腮去瞧台前戏码,只看了一会儿便下意识去寻自己的师哥,刚一偏头就见张九龄半弯下腰沖自己笑,一双晶亮的漂亮眸子毫不遮掩的泛着光浓密的睫毛不住扑闪形如蝶翼,敛去了内里潜藏着的在意与宠溺。

  见张九龄笑的温柔,王九龙也不自觉的咧着嘴笑,半眯着的眼角漾出一圈涟漪,活脱脱一个纯良简单的孩子。

  “老大,”

  “想跟着闹就去痛快玩吧,我就在你后面看着呢,出不了什么大的差错。”

  王九龙乖顺的点点头刚要起身,就见眼前突然间多了一双布鞋,见男人像是要把自己拽起来,还没来得及作何反应,就被张九龄一把扯到了身后护着,

  张九龄半弯嘴角勾起一个莫名的笑,对着张九南挑了挑眉,微微挑起的眼尾衬出几分清冷,古井无波的眸子里掺了些寒凉,不期然四目相对,没来由的,张九南突觉自脚底升起一股寒意。

  王九龙没看清张九龄的眼神,倚在男人肩头只见得张九南向后退的半步,权当那人是畏惧九字科大师哥的威严,狐假虎威的跟在后面笑得愈发放肆了些。

  “你来啊,你动我一下试试,我,王九龙,张九龄罩的!”

  张九龄听出了小孩言语里的恃宠而骄,十分配合的移了脚步靠在王九龙的怀里,掀起眼帘瞥了眼张九南。

  张九南插科打诨的退了回去欺负高九成,眉头微蹙,眸子里即刻间闪过一抹狐疑与担忧。

  那一刻,男人向来很准的直觉告诉他,若是自己真的碰到了王九龙,张九龄怕是真的会动手。

  04’

  “老大!”

  “怎么了楠楠?”

  张九龄才刚把门打开就被一个大个子给扑了个满怀,身形不稳的跌在王九龙身上,不明所以却仍旧好脾气的任人撒娇亲昵,嘴角带着笑,抬起手环住男人脖颈,伸出食指指腹轻轻蹭了蹭那人微红的眼眶。

  “他们来找我了,他们要我回去。”

  “不想,但也有点想,主要是我想把话跟他们都说清楚。”

  王九龙的声音带着些不明所以的难过,张九龄只安静的听着,手一下一下的抚在自家小孩的后背。

  “楠楠既然想去,那便去吧。”

  “元元,”

  “好好好,我答应陪你去就是了,现在不许再难受了昂。”

  张九龄很清楚王九龙到底是因何事纠结,尽管自己也不是很想去见那对夫妻,

  但只要是王九龙提出来的要求,他张九龄从来没有拒绝的权利。

  “那我们现在就去!”

  “这么快!”

  王九龙是个急脾气,常常是想到什么便做什么,张九龄鞋都没脱就又被人拉着往外走,无奈的叹了口气,眼疾手快的赶在那人关门前把钥匙拿上。

  王家父母居住的小区离张九龄现在的房子还有些距离,王九龙为了张九龄能多休息一会儿主动开车,一路平稳的走着,也没遇到什么堵车的情况,等红绿灯的时候偏头去看张九龄,男人已经睡着了,嘴巴微张砸吧了几下,像是梦到了什么好吃的。

  张九龄的睡颜安静中透着些暖意,就这么单单看一眼,王九龙的心情便莫名好了很多。

  “元元,元元,先醒醒,我们到了,等上去说几句话我们就走。”

  见张九龄与王九龙拉着手一起进了门,王家二老的脸色一时的不怎么好看,张九龄倒是一副意料之中的样子,王九龙却是觉得不满起来。

  “我来了,你们有什么话就直接一说完吧,日后也不需要再见了。”

  “楠楠,我们当初真的不是完全不联系你的,我们每一个节假日都去找过你。”

  “所以呢?你们只是来找过我而已,难道就能补偿当年只有15岁的我被迫外出打工受到的伤害吗?”

  “你们凭什么对张九龄不满?”

  “我突发肠胃炎住院的时候衣不解带照顾我的是他;我被骗当了黑工一分钱没拿到的时候,拿出了自己的储蓄让我能有个家的也是他;在我被众人质疑时给我安慰,在我做错事之后管教我的,还是他!”

  “你们看好了,我这辈子要牵的那双手,只会是张九龄的。”

  王妈和王父对视一眼,正了正神色,

  “九龙,妈妈可以和张九龄说说话吗?”

  “如果是这个要求,那我们大概没什么好谈的了。”

  王九龙想也没想的摇了摇头,拉着张九龄的手转身就要走,却见男人拍了拍自己肩膀,微微用力捏了捏自己手心。

  “楠楠乖,去车里等我。”

  王九龙哼哼唧唧的不愿意却终究没能拗得过张九龄的坚持,只好不情愿的点点头,一步三回头的走出去关上了门。

  “张先生,我们之前与他见面遭拒,是你搞的鬼吧,你就不怕他发现吗?”

  “重要吗?即便他最后知道你们其实还是在乎他的,又有什么用呢?反正他现在在乎的是我。”

  张九龄温和有礼的带着笑与王家夫妇告别,手握在门把手上,没有回头。

  “我尊重王九龙的所有决定,如果你们坚信他会选择你们的话。”

  05’

  小哥俩的相声说的越来越好,遇到的腌瓒事也越来越多,

  在王九龙第一次收到避孕套并被对方扬言说他一定会用的到时,张九龄眉心一跳,极力用专业素养控制着自己暴躁的脾气,才将将忍住已经含到嘴边的骂句,

  回过神来的王九龙见自家师兄面色不善,想也没想的将那盒东西扔到地下,不易察觉而又小心翼翼的移动着自己的脚步,借着宽大的袖口遮掩扯了扯张九龄的大褂,半侧过身子歪着头,眼角跑出些可怜巴巴的委屈,直等得那人反手捏了捏自己手心,这才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重新回了位置继续表演。

  恶心人的事做起来向来不会一次罢休,在王九龙第二次收到房卡时,张九龄终于炸了锅。

  “这是什么?”

  “房卡啊!”

  罪魁祸首回答的坦荡,语气中带着理所应当的不以为意,张九龄闻言眉间抽了抽,险些没挂住面上虚伪的职业假笑。

  “真的假的?能打开吗?”

  张九龄单手用两根手指执起那张方形卡,扬了扬手腕,偏头看向台下第一排。

  “真的啊。”

  “这是谁的?”

  “我自己的啊。”

  男人听到这里终是没忍住积郁在胸口的闷气,攥紧了拳头将卡折成两半向后甩去,王九龙见台下有不少人再拍视频,担心有无事生非人借此抹黑张九龄,嘴角习惯性带着笑想要抖一个包袱将这事儿遮过去,低头却见得张九龄扬着脑袋,一双漂亮有形的眸子里此刻正盛着盛怒,生生将刚想好的话语都尽数咽了下去。

  “我比你大两岁,要毁也是先毁我!”

  王九龙知道张九龄这话是认真的,但他也很清楚,

  甘愿自己被毁也要保得张九龄周全,

  这话,也是真的。

  06’

  屋漏偏逢连夜雨,王九龙收到房卡的事不知道被谁恶意剪辑过放到了网上,一时间铺天盖地的质疑与责骂如浪般向王九龙袭来,压的男人透不过气。

  朋友不明真相的鄙夷,活跃粉丝的谩骂,终究还是将这个阳光单纯的大男孩推上了风口浪尖。

  “我有一碗酒,碗酒赠吾兄,”

  张九龄独有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王九龙身形猛地一颤,狼狈的爬起去拿早被自己扔远了的手机,见到备注上闪烁着的【老大】,几乎是凭着本能哆哆嗦嗦的胡乱按着键,直到副歌响起了第二遍才算是成功接起,听到恋人关切的声音响起,没忍住落下泪来,小口小口的喘着气,像是一只终于被放回水里的,几乎要在岸上被阳光烤晒得,快要干涸窒息的深海鱼。

  “楠楠,你还好吗?”

  “老大,我想见你。”

  电话那头突然没了声音,王九龙惴惴不安的等着,就在男人沉默着快要直接放弃了的时候,张九龄终于开了口。

  “票已经买好了,最快的那班,两个半小时后到,楠楠你现在在哪儿,把地址发我,我来接你。”

  “呜呜呜~元元,他们都不信我。”

  “诶,楠楠不怕,不怕,昂,会没事的,你只需要好好休息,什么都不用管,把这一切都交给我处理就行,好不好?”

  “我在呢,我一直在这儿呢,楠楠不用去管他们怎么去看,外人又怎么去评论,你需要在意的人,只有我一个而已。”

  “张九龄只信王九龙,过去,现在,将来,都会是这样。”

  王九龙一哭就止不住,张九龄也不挂电话,一直耐心的哄着,另一个手机页面上登着自己的账号,翻看王九龙的微博评论,越往下翻就越是些惹人烦的污言秽语,打了电话请人去查那原始IP地。

  对方回的很快,张九龄看着那熟悉的昵称和主页沉默不语,

  他认得,这是他超话里最活跃的粉头。

  张九龄从没有想过,王九龙受到的恶意伤害,居然是来自于他自己。

  那是他放在心间上都怕不够珍视的宝贝,她们怎么就敢打着自己的名义去肆意伤害。

  被剪辑过的视频连带着技术分析已经收到了邮箱里,张九龄简明扼要的发了两个微博视频,附上了剪辑说明,并对那个粉丝依法提起了民事诉讼,状告她造谣诽谤侵犯他人名誉权。

  “楠楠,楠楠,醒醒,我是九龄来接你回家了。”

  张九龄摇醒了将自己缩成一团的王九龙,半抱着将人从后台带到了车里,许是闻到了熟悉的木香,王九龙徒然间放松了下来,只是拽着男人的手,一直没有松开。

  艰难的将人哄进房间,张九龄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就被王九龙借力甩在了大床上,闭着眼去等那人强势的亲吻,却见男人只是将脑袋埋在了自己脖颈处蹭了蹭。

  “元元,老大,想你。”

  明知王九龙只是在说梦话,张九龄还是没忍住心头一热,温声应着让人放松,强撑着倦意替人换了睡衣在床上躺好,半靠在床头任小孩毫无安全感的环住自己腰身,轻拍那人后背哄睡。

  【如果有一天王九龙不给我捧哏,那我便也不会再说相声了。】

  轻快的发完微博切号转发,张九龄垂眸注视着王九龙安静乖巧的睡颜,轻轻揉开那人紧皱的眉头,俯身落下虔诚一吻。

  07’

  你本就一无所有,

  除了我。


评论(4)
热度(50)

© 君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