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相望数年,入目仍是佳人未变
ps:国胖粉,德云社cp粉,
本命cp獒龙,马龙是大本命

【AL】伴余生

七夕总得写点什么

欢迎评论

以下短打正文



“龙啊,我和你说过多少遍了,吃完的冰激凌和蛋糕盒子扔到厨房的垃圾桶,放客厅多招小虫子啊?”

张先生从书房里出来瞟了眼躺在沙发上玩手办的马先生,见着客厅里的一片狼藉认命般的叹了口气,赤着脚踩在柔软的地毯上,正弯腰收拾着桌子就被人一句不许动喊得惊在了原地。

马先生看着呆傻且不明所以的张先生笑了出来,直起身子凑过去轻轻在爱人唇角落下一吻。

“辛苦你了张先生。”

张先生从来不经挑逗,抬眼看着对面已经继续玩乐的马先生,因这一个举动笑出了褶子,漂亮的桃花眼饱含深情,浓密的睫毛颤了颤,像是落了一只盛夏的蝴蝶。

“下不为例。”

马先生敷衍的哼哼两声不以为意,反正自打两人在一起,张先生的这四个字已然快让他听得耳起茧子了,左右每次都是张先生收拾,答不答应也没差。

张先生开了扇窗户,午后的风吹得轻柔却舒爽,张先生洗净了手站在窗边伸着懒腰,惬意的眯起了眼,家居服的下摆被吹起一角,凉凉的风打在腰腹,惹得人有些痒。

“宝儿,”

“昂?”

“晚上想吃什么?家里没菜了,一会儿去买些吧。”

“我想吃爆炒海鲜和红烧肉。”

“不吃青菜我就不做了。”

马先生起身端端正正的将整洁的手办摆在装饰柜上,轻轻环抱着倚在张先生的肩膀。

张先生笑着偏过头去用鼻尖蹭了蹭马先生的脸颊,鼻息呼出的热气扫在人身上烫红了耳尖。

“撒娇也没用,还是老规矩,桌上没蔬菜就不做肉。”

马先生深知张先生的坚决,报复着在那人后腰上拧了一把又快步跑开,被张先生抓住按在沙发上挠痒还了回去。

两人没闹多久便都觉出了饿,张先生叹了口气放下马先生每天要听的诗集,揶揄的戳了戳那人肉肉的小肚子,

年过四十,素来自律的马先生也已经生出了幸福肥。

“走吧,下楼去逛超市,等回来就能做饭了。”

有张先生在的马先生总是连抬个手都觉着累,哼哼唧唧的被人半抱着出了门。

青岛的夏天还是很饿,即便两人在此处定居已经有段时间了却还是不免被这闷热天气裹出一身汗。

张先生穿着错色了的拖鞋踢踏的走着,上身是个白色体恤,短裤宽大未过膝盖,一手拉着马先生缓缓走在人行道,一边轻哼着小幸运,时不时的和街坊邻居打个招呼,见卖糖葫芦的也不忘给身边人买一个。

“哝,很甜的。”

马先生接过那串裹着糖浆的山楂果,红锃锃的看着就很喜庆,小心的咬了第一口就转手递到了张先生的嘴边,看也未看的让人就着手尝。

“嗯,是甜的。”

家庭便利超市很大,琳琅满目的商品摆满了货架,马先生不常下厨,工作忙碌也少有去逛超市的经历,四下看看,好奇的什么都想往里装,张先生也不制止,嘴角带着笑,不疾不徐的推着购物车跟在马先生身后,最多把车里不该买的重新放回货架上。

“龙仔你先去洗手看会儿电视,再等半个多小时差不多就能吃饭了。”

“好。”

马先生虽是这么应承着,却还是一步不离的跟着张先生进了厨房,看着那人娴熟的清理海鲜,看那人细致的按照纹理切肉切片,白炽灯的光从上空慢慢地散落下来,在张先生的身上打下一片剪影,侧脸照旧俊朗的看一眼就能让马先生红了脸。

步入中年的张先生眉眼中已被岁月染上了沉淀过后的温柔,原本火爆的脾气也已经收敛很多,

这么多年唯一不变的,似乎只有看向马先生的目光。

“看什么呢?饿傻了?”

张先生察觉到身侧灼热的目光,抬眼笑了笑,递过去一颗洗净了的西红柿。

马先生没说话,照旧倚在门框边歪着脑袋看张先生做饭,客厅里的比赛解说还在响着,谁也没去在意,却又好像谁都听进了心里。

四菜一汤两荤两素向来是张先生的标配,许是好不容易休了假两人都有些累了,马先生将碗筷泡在水池里便没再怎么管,踩着拖鞋走出去就看见张先生已经盘腿坐在了双人藤椅上,嘴角噙着笑,晃了晃手里还冒着冷气的啤酒。

“太亮了,最多两瓶,过来坐坐。”

马先生缓步走过去,满天星辰从半开的天窗洒下来,落入马先生的眼睛,连带着张先生的眸子里也闪着星光。

“继科儿,你说流星许愿是不是真的啊。”

“管它真的假的,我从来都不信那个。”

张先生耸耸肩靠在椅背上灌了口酒,到底耐不住马先生总在一旁闹着要许愿,还是坐直了身子一脸正色。

“真的,我没什么要许愿的,现在这样已经很好了。”

张先生拽过马先生的手,十指交握着放在自己大腿上,轻轻低头亲了一口。

“那龙你呢?你想许什么愿?”

马先生笑了下,惬意又依赖的靠在张先生的肩头,轻轻闭上了眼睛,声调软软的,奶声奶气着,温柔的模样像极了二十多年前那个,阳光下的小小少年。

“我啊,我希望下辈子,我们还能遇见。”


评论(15)
热度(57)

© 君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