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相望数年,入目仍是佳人未变
ps:国胖粉,德云社cp粉,
本命cp獒龙,马龙是大本命

周九良家花满蹊【联文】

 @咕叽咕叽咕叽  @小胡萝卜仙儿  @炑炑 

  【前文1】 【前文2】 【前文3】

04’

从那日起,原本还算是平静的孟府开始出奇的热闹起来,

何九华暂住在西房里,借着温柔的性子倒是让周九良放松了不少,杨九郎顶着发小的头衔,即便不常来也没在小孩心里丢失丝毫分量,秦霄贤更是素来不认生,天天拿着什么好吃好玩的就登门拜访,周九良不开口,孟鹤堂也不好直接将人赶出去,竟叫秦霄贤钻了不少空子,没少带着小孩出去浪,

这不,孟鹤堂将将一个没看住,周九良便不见了踪影,问过何九华才知道是那秦霄贤搞的鬼,只恨的牙痒痒,

“孟兄又何必如此,九良性子娇纵您是知道的,半道将人带回来肯定会生气,倒不若让那秦霄贤带着人好好玩,玩够了,自然就不会再念着了。”

“这我自然清楚,可这人,怎么就是秦霄贤呢?本就是个喜欢寻欢作乐的,九良跟着他,也实在是让人不放心的紧呐。”

何九华听出了男人的态度,撇过头去眼波流转,巧妙地勾起嘴角笑了下,再回身,又是一副端庄有礼的模样。

“孟兄若是这般不放心,等九良回来,我多与他亲近亲近便是,”

“也好。”

孟鹤堂放心不下,一时也不想在原处待着,不住地踱步,何九华见势开了口送人离开,一双狐狸眼薄凉而又多情,眸光深沉。

温柔网似水,再无声难察,也总归要比那呼朋引伴的嘻哈调笑更能让人窝了心。

秦霄贤很有办法,总能找到能让周九良感兴趣的东西,小孩心思单纯,渐渐也不觉得身边的这个大个子像抢了自己糖葫芦那日表现的那般让人讨厌了。

“旋儿哥哥,我走不动了,我们回去吧。”

“好嘞,我们九良说累了,那剩下的街,等明日再逛也是一样的。”

秦霄贤早已摸透了周九良的脾性,相处时只要不是很过分的事,万事依着就好,果然,周九良闻言嘴角扯开一抹弧度,半眯着眼睛昂起头,用毛茸茸的后脑勺蹭了蹭男人的胸口,

“嘿嘿,旋儿哥哥真好。”

感受到小孩轻柔的动作,秦霄贤不自觉的心尖一热,不自控的咽了下口水,小心的将手搭在周九良的头上,见那人没有反抗,只呆呆的看着自家,又顺手揉了揉。

“这就好了?你个小鬼也太容易满足了吧。”

周九良不说话,拉着人在大街上蹦蹦跳跳的往前走,看起来心情像是很不错的样子,只是那双眼睛里,浅浅淡淡的藏着几分不安。

秦霄贤与何九华对于与周九良的相处都下意识选择了纵容,一心觊觎着想要成为小孩心里不容忽视的那个特殊的存在,暗地里互相较劲却从来没有想过,

既然是宝物,又怎会只有他们几人放在了心上。

孟府来了位不速之客,院落之中几乎都看不见奴仆,周九良觉得奇怪,脚步一顿,只等着与秦霄贤并排走,察觉到小孩的依赖,秦霄贤笑弯了眉眼,轻轻捏了捏周九良手心,

“回来了?”

座上的人眉眼中透着稳重,举手投足间端得是毫不遮掩的上位者的心气,一身白色暗纹长袍上又披了件黑色的斗篷,明明该是一位君子模样,可那张不苟言笑的脸上却又分明落着一道长疤,无端多了些化不开的戾气。

“嗯。”

周九良在见到来人时就松了手,徒一上前两步却又停了下来。

“去哪儿了?”

“就,就在南边的街巷里逛了逛。”

“一个人?”

“不是,还有个朋友一起。”

李鹤东的语气说不上是质问,却莫名带着几分让人不舒服的意思,只听得何九华和秦霄贤皱起了眉头,两人正准备说什么,被孟鹤堂瞥了眼无声打断。

“过来,哥哥抱抱。”

听到这声哥哥,周九良像是忍不住了般扑到李鹤东的怀里,男人不闪不躲,长手一捞将人紧紧抱住,一双宽厚温暖的手轻轻拍着小孩后背。

“哥哥,航航想你。”

“哥哥也想航航,明日里南市镜湖会游花灯,宝宝想去吗?”

周九良吸着鼻子点头,李鹤东抬手替人擤了鼻。

“好,那明晚哥哥来接你。”

周九良闻言皱着眉将人搂的更紧了些,低着头看也不看男人的表情,撇着嘴角像是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一般,只黏着不让人走,李鹤东无法,将目光落在了孟鹤堂的身上,

“你这几年南征北战鲜少回来,九良虽是嘴上不说却也实在是想你想得紧,你方才这般说,他大概是又怕你一离开便不再回来了,将军既然也舍不得,不妨就在寒舍留一晚吧。”

周九良适时点头,惹得李鹤东好笑的刮了刮小孩的鼻梁,眸子里净是些化不开的温柔。

“那走吧,哥哥陪你。”

“嗯,哥哥不走。”

“不走,再也不会走了。”

男人抱着小孩起身,凌厉的目光扫过站在一旁的秦霄贤与何九华,转而又像是没看见二人一般,径直往后院走去。

评论(16)
热度(54)

© 君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