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相望数年,入目仍是佳人未变
ps:国胖粉,德云社cp粉,
本命cp獒龙,马龙是大本命

【贤良】守得花开月正明(06)

前文合集

OOC勿升正主

06’

从栾云平家里出来的周九良在花店里躲了一会儿,估摸着时间猜孟鹤堂应该也进了小区,冒着雨跑回了家,大雨瓢泼落在周九良的身上打湿了男人衣襟,周身裹着一层寒意,周九良却像是浑然不觉,机械地沿着人行道走着,而路上碰到的人总也忍不住似的带着几分奇怪的情绪将目光落在这个失魂落魄的男人身上。

周九良已然忘记了自己回到家大概花了有多久,似乎比平日里要快,又似乎是慢了许多,直等得自己颤着手指将钥匙插入锁孔,房间里扑面而来的暖意才像是终于唤醒了身体的知觉,俊朗的面庞上不知裹着的是雨水还是泪水,随手轻抚却湿了一片。

客厅桌子上的水已经凉了下来,灌入喉咙时惊得周九良右手一抖,玻璃杯顺势掉落在地,零零散散的碎出一圈残渣,男人慌乱的低下身子素手去捡,锋利的玻璃片滑破了指尖,殷红的血珠滴落在地上,凝聚成一个圆。

没有再顾得上去打理地上的碎片,周九良双手抱膝将自己裹了起来,嘴巴动了动,呢喃的喊着孟鹤堂,简简单单三个字却像是用尽了男人的所有力气,呜咽着低声啜泣,听起来惹人疼的紧。

“孟哥,是不是九良什么事都做不好,总给你惹麻烦,你才会不要我,才会去找栾哥啊,孟哥,你和我说说话啊,你回头看看我啊,孟哥,九良会乖的。”

“对了,垃圾,垃圾,孟哥你别气我又弄乱了屋子,我会收拾干净的,我现在就收拾。”

孟鹤堂自然那不会给他任何回应,周九良也不知想起了什么,猛地起身却因为受了凉而身形一晃,没穿鞋袜的脚就这么直直的踩在了玻璃上,刺的男人一时间皱紧了眉,泄气般的坐在原地,用抱枕将地上的杂物挥开,蜷缩着身子,轻轻擦了擦流出来的血。

“孟哥,我疼。”

强撑着起身将自己移到沙发上躺好,周九良掏出手机播出一串号码,小心翼翼的将手机放在耳边,轻声哽咽着等着那头接听,

“喂,怎么了九良?”

“孟哥,你在哪儿呢?”

“我在家做饭呢。”

尽管周九良一早就知道孟鹤堂和谁在一起,但他还是不死心的想知道孟鹤堂会怎么和他说,但老实说,家这个单薄而又厚重的字眼还是灼伤了自己那番不见光的小心思,

这一刻,他无比希望孟鹤堂还能再骗骗他。

周九良这边还想再说些什么,猛然间却又听到了栾云平的声音,忙慌乱而又无措的挂断了电话,他听的出,他孟哥方才的语气分明是在撒娇,那是他只有在台上演戏时才能借机听到的声音,

他不明白,为什么明明有的人倾其一生都得不到的月光,会是某些人唾手可得的夜色。

“堂堂,你都在厨房呆多久了,饭好了没有啊?”

“哎呦,哥哥你快出去,不许进来看昂,说好今天的饭由我一人承包呢?说话不算话是不是?哼,我生气了!”

眼见着周九良挂断了电话,孟鹤堂疑惑的摇了摇头,继续忙着手上的工作。

“怎么了这是?”

“九良刚给我打了个电话,说了没两句就直接挂了,奇怪。”

“嗨,这有什么奇怪的,他也不是个小孩子了,你还能一直管着他啊,真有事了还会再给你打过来的。”

“也对。”

孟鹤堂闻言松了口气,又开始和栾云平闹腾让人出去,

却也不知究竟是孟鹤堂好哄,还是周九良终究不及栾云平重要。

周九良茫然的滑动着手机屏幕,不妨间错手播了秦霄贤的号码,回过神来的周九良看了眼屏幕,指尖落在红箭上,鬼使神差地却没有挂断,

如果那人是旋儿的话,会接也不一定呢。

“喂,怎么了九良?”

就在周九良渐渐沉下了心想要挂断的时候秦霄贤出了声,声音低沉中带着没睡醒时特有的惺忪黏腻。

“你干嘛呢?”

“正酝酿着准备睡觉呢,怎么了?”

也许是心里委屈而秦霄贤表现的又太过温柔,周九良酸了鼻头湿了眼眶,吸了吸鼻子,

“旋儿,我想见你。”

“行,你等我啊九良,我现在就过来找你。”

听着电话那头悉悉索索的声音,听着那边晚风随着疾驰的车而呼啸的声音,周九良忍不住勾起了嘴角低头浅笑,

“傻子。”

秦霄贤来的很快,等敲门声响起的时候周九良还没回过神,

“航航,开门。”

听得电话那头又提醒了一遍,周九良这才走去开门,还没结痂的伤口徒一接触到冰凉的地面还是有些疼,

“怎么了?怎么还哭了?”

秦霄贤心细,一眼就看出了周九良略微红肿的眼眶,慌乱的抬手想要替人擦拭一下,又堪堪在看到男人清亮的眸子时放弃了。

“没事,今天回家的时候下大雨没躲过去,回来后有些难受。”

秦霄贤摸了摸男人额头试温,见并没有太烫,这才算放下心来,关门往里走的时候才看出男人的脚步有些不稳,待周九良重新在沙发上躺好,半蹲在男人身边将那只脚扶起细细看着,

“脚怎么烂了?”

周九良不好意思的指了指地上的碎片,低下了头,

“消过毒了吗?”

“还没有。”

秦霄贤起身像要去找药,周九良喊住了男人的动作,

“家里没药了,没事儿,反正已经没那么疼了。”

秦霄贤还是很不放心,轻轻握住男人被划破了的那只脚,放在嘴边轻柔的吹了吹,惹得周九良缩了缩趾头。

“你说我这个人是不是特别差劲啊,怎么就没人喜欢我呢?”

“瞎说,秦霄贤就特别喜欢周九良。”

“喜欢?能有多喜欢呢?最后不也就只有喜欢而已吗?”

见周九良已经迷迷瞪瞪的闭起了眼睛,嘟嘟囔囔的也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只不受控的一下下点头,显然是困了,秦霄贤扯过搭在沙发旁的小被子裹在男人身上,轻轻拍着那人哄睡,温声在耳边呢喃,

“有多喜欢啊?比九良喜欢三弦还要喜欢。”

那应该是很喜欢了,

周九良这般想着,沉沉的睡了过去。

评论(10)
热度(48)

© 君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