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相望数年,入目仍是佳人未变
ps:国胖粉,德云社cp粉,
本命cp獒龙,马龙是大本命

【AL】我的老板不务正业

小甜文一发完【可能也不那么甜】,

总之,

愿各位端午安康,

愿高考学子前程似锦


【AL】我的老板不务正业

1.

自邀投稿,关于自己的老板不务正业沉湎美色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我只能回答你说,特别好![认真脸]

阿博恶狠狠的在电脑上敲下这行字,咬牙切齿的按下发送键,阿雨看到男人发送过来的消息,没忍住将嘴里的苏打水喷了出去,接过阿樊一脸无奈递过来的纸巾随意的擦了擦,转而又调笑着发了段语音。

“我不就给你分享了下公司内部的话题吗?至不至于这么气急败坏啊?”

“呵,关于这个问题你自己没点数?嗯?小周总?”

阿雨大喇喇的放开语音听,转而与阿樊对视一眼,不自觉的放下手里成沓的文件,双双沉默下来。

是的,这种体验真的,特别好!!!

2.

阿雨到现在都还记得自己被落在A国独自与合作商开了一周双语会议的场景,哦,你问我阿科去没去是吗?去了,他当然去了,但他主要目的是为了给他家阿龙买手办周边去了。

每每说起这件事,阿雨都总要面带微笑的掰弯手里的钢笔帽。

犹记得那是一个再寻常不过的星期三,阿雨放下手头的工作准备回家给投标项目成功的自家恋人小胖做一顿晚餐,就在堪堪要推门的那一刻,阿科走了进来,强自按耐下心头不好的预感,出声询问。

“哥你怎么来了,这都下班了,有事儿?”

“嗯,你回去准备一下,明天跟我一起飞A国,和DB商讨一下后半年的合作意向。”

“哦,要去多久?”

“正常情况下一个星期吧。”

见阿雨已经同意,阿科也就准备离开了,徒一出门却又像是突然间想起了什么一般停下脚步回头,扬了扬手里的车钥匙。

“要不哥顺路送你?”

“我还得去趟超市买些菜,小胖说想吃火锅了。”

“我那有很多食材,上次玘哥来看龙仔的时候带过来的,纯正四川料,连包装都没动。”

阿雨眨了眨眼睛将人往外推,顺手关上了门。

“走走走,我惦记你拿冰箱很久了。”

“行,走吧。”

“哦,对了,你到时候记得再把我送回去啊,从你那到我家,打车得老贵了,附近也还没个公交地铁什么的。”

阿雨轻车熟路的坐到后座拿了瓶水喝,抱着抱枕往椅背上躺。

“我是平常克扣你工资了怎么着,连个车钱都付不起?”

“怎么了怎么了,你这当哥的还计较这点油钱?”

阿科从镜子里瞥了眼男人佯装严肃的神情轻轻笑了笑,发动起车子。

“你个小财迷!”

“我财迷怎么了,那钱都是我辛辛苦苦赚的,当然得省着花!”

“劳资的钱就是大风刮来的?!”

阿科愤愤的刹了车停在地下车库,继续两人吵了一路的话题,从小时候买的一块糖到大时工作后做的一个项目,不断的举例控诉自己金库的来之不易,直到上了楼进了房子,阿科的话头被阿龙出言打断才算是双双熄了“战火”。

且不论头天路上两人幼稚的吵了多久,第二天抵达机场时却又都恢复了精英模样,上飞机前偷着空与自家爱人视了频腻歪了几句,后面的时间基本都在做这次合作意向的分析准备。

“哥,今晚下榻国际中心酒店,明早七点就得出席会议。”

“知道了,你手头东西准备的怎么样了?”

“不出三天就能谈成。”

“那咱俩一会儿吃完饭再对对资料,你晚上就别回套间了。”

阿雨对此并无异议,简单叫了些酒店餐填填肚子,又重新投入了工作。

对于工作的事,阿雨和阿科的筹划估算还是较为准确的,三天后的协商也确实基本敲定了工作的基本内容,就在只剩些细节需要多次核定的时候,阿科同志却因为阿龙的一个电话便做了甩手掌柜,四下跑着去买等高特制和绝版限量的手办并联系空运了,独留阿雨一人辛苦工作,满心哀怨。

3.

而关于阿雨经历过的这件事,阿樊自认也还是比较有发言权的。

“科哥,我到机场了,你人呢?”

阿樊孤零零一个人拉着行李箱站在VIP大厅里四下张望,怎么也找不到那个长着一双多情桃花眼却总耷拉着眼皮半闭不睁的男人,心头渐渐涌现了一个不详的念头,忙掏出手机拨打电话。

“哦,我在家呢,今天正赶着你龙哥没工作安排,我俩打算出去看个电影,那个项目我看过了,拿下来基本是板上钉钉的事儿,你走个过场就行,这次参会的主要目的还是要积攒些人脉资源。没事儿就别给我打电话了,打了就是关机。”

“等,等一下,我可以多叫一个人一起过去吗?”

“找谁都行,除了我。”

“好的科哥,再见科哥。”

电话那头被迅速挂断,阿樊撇了撇嘴,转瞬间换上一副委屈的神色。

“雨哥,我要告状,科哥欺负人。”

阿樊到最后也还是一个人去的外地,阿雨因为和阿博有事要忙脱不开身便只得在电话里稍宽慰了几句,当问及是否需要加派助理过去时却被拒绝,便也没有再坚持。

“雨哥,我觉得我很委屈。”

阿樊下榻酒店时已经是网上八点了,男人点了外卖拿进来后就开始一边吃着鸡腿饭一边和自家温柔贤良的爱人吐槽。

“怎么了这是?这么哀怨,脸都皱起来了。”

“科哥昨天给我打电话说有个投标项目要做,他已经看过了没什么问题,让我和他一起去积累点眼界经验,结束后顺便还能组个饭局。”

“然后呢?”

阿雨憋着笑,舀了碗鲜鱼汤小口啜着,盘腿坐在沙发旁的地毯上,眉眼中含着星光。

“然后等我到了机场,就只有我一个人去了。”

“这次的项目你有压力吗?”

“没有,我觉得应该会比较顺利,明天到场的人里还有皓哥和邱哥,有他们带着应该会很轻松。”

“嗯,那就行,折腾了一天累坏了吧?”

“累倒是不累,毕竟已经习惯了,就是觉得挺想你的。”

“我也想我家小胖了,你在那边乖乖的多和皓哥他们学学为人处世,等忙完回来了咱去旅行,你不一直想去云南那边转一转吗?”

“好咧!”

三两句哄得阿樊喜笑颜开,阿雨这才任视频开着不怎么言语,收了碗碟忙手头工作。

其实阿科的这种做法,他和阿博都经历过。

不同于阿科自小便被肖老带在身边出席着各种场合,他们这几个小的却是都由哥哥们教出来的,外界或多或少都会质疑或轻视像他们这样的公子哥,独自拿下项目则成了最好的止人口舌的方式。

他犹记得阿博才刚成年时第一次项目竞标失败后回来哭诉的场景,也没有忘记他科哥状似随意却又掷地有声的回应。

“家里有资源没错,能保你们得天独厚也没错,但你们得记住了,无论什么时候,自己练成的本事,自己做出的成绩,才是最稳定的靠山。”

“哥不求你们能赚多少钱,哥也不在乎你们在哪个领域得了什么样的社会地位,哥只希望你们每个人再被旁人提起时,被记住的都是你们的名字,而不是谁的弟弟,谁的儿子。”

“摘掉家族光环独当一面的这条路很难,但老实讲,我也好,阿龙也罢,甚至玘哥邱哥皓哥,无论我们中的哪一个,都是这么一步步走过来的。”

“如果有一天你们真的长大了,哥的肩膀,随时欢迎你们踩上去。”

阿科平日里确实是有些不务正业,可该上心的事,男人一点谱没差。

五天后阿樊风尘仆仆的出差回来,正想着当天便与阿科汇报结果却又得了男人远行的消息,无奈间跑去和阿雨撒娇卖萌求安慰,意外得到了一个牛皮纸袋。

“科哥嘱咐我给你的。”

阿樊将信将疑的打开,里面洋洋洒洒十几张,全是这次会场遇见的老总资料,和一份被订起来的手写的,关于阿樊这次在处理人际交往中的不足之处。

4.

若说阿科心有乾坤,阿博是很同意的,但若是说阿科不务正业,阿博也一定是第一个举双手双脚点头认同的。

周一例会正开着,秘书敲了敲门进来将手机递了过去,不知低语了些什么就见得阿科面色严峻的起身要走,空气中只来得及留下男人一句简单的解释。

“小博你先把会开着,你龙哥在医院,我得过去看看。”

阿龙进了医院的消息让不明所以的阿博也生出几分担忧来,草草结束了会议也驱车赶往家里的医院,而这几分情绪又都在看到和阿龙安安稳稳躺在床上看书的阿科时落了个荡然无存的下场。

阿昕眼疾手快的将想把手机摔向阿科的阿博拦腰抱住,抬眼示意阿龙后便将人拖了出去,顺手还贴心地关上了门。

“行了,还生气呢?你第一天认识你哥?”

“几次了 他这样都几次了!每次都会开半道就走,公司给我开的?”

阿昕笑着揉了揉男人圆圆的后脑勺,顺势将手掌搭在恋人的后颈处捏了捏。

“那你怎么就同意他离场了,也不说拦一拦。”

“那,那我这不是怕龙哥真的有什么事嘛?”

是了,阿博也担心阿龙,纵然阿科对于阿龙的事再怎么草木皆兵,阿博都能理解,若是阿昕生病住院,他定然会比现在的阿科更焦急。

他们这几个人,心里都揉着彼此的命脉。

“不过龙哥这回是怎么了?大夏天的发烧了,怎么想怎么奇怪。”

阿昕躺在阿博腿上给男人喂樱桃,听到这个问题,狭长的眼眸眯起,不由得显出几分凌厉来。

“昨天排了场大夜戏,估计是接连几天劳累下来有些吃不消,就受了凉。”

“你那不是个现代戏吗?怎么需要连拍几天夜戏,晚上不休息的吗?”

阿博因为阿昕的关系对于电视剧拍摄相关的事情了解了不少,听着解释起了几分疑惑。

“有人故意捣乱?”

阿昕点点头坐直了身子,将腿翘起搭在脚凳上。

“是以前配戏的演员捣乱。”

阿龙是阿昕一早就定好了的男主角,但因为先前就安排了与秦老的戏剧巡演一事,两厢冲突之下,只得推迟进组的时间,集中拍戏。

“哥你怎么今天就过来了,累不累?”

阿龙还没来得及放下行李就又从机场打车去了影视基地,阿昕老远瞧见了人忙起身迎了过去,自然的接过行李,揽着人一起往里走。

“今天明天不都得来吗?一样的。”

“也是,但今天没你戏哈,你只管好好休息。”

阿昕捏了捏阿龙的肩膀替人按摩放松,不住的叮嘱强调。

“昂昂,我知道了,我房间在哪呢?”

“没给你定,你得住我那,跟着爸全国跑剧场巡演跑了一年多,也不知道心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可爱的弟弟了?”

“嘿嘿,你还委屈上了,成吧,这段时间哥好好陪着你,咱好好聊聊。”

阿昕带着阿龙进去后简单介绍了两句就又忙起了自己的事儿,阿龙觉得无聊,就着盒饭开始播放阿昕先前存下来的胶卷带,副导演略有不满的提醒了几句,阿龙置若罔闻,不稍时阿昕已经将工作任务都分配完毕,回来时脸色不大好看。

“这饭都凉了,吃了小心又胃疼。”

阿昕将阿龙手里的盒饭拿过放下,自然的半蹲在旁边,一起随着阿龙看录像带。

“怎么样?演技有不过关的吗?”

“无所谓,反正没人搭我也能演,他们演技的好与坏影响不了我。”

阿昕笑着点头开始拍摄,阿龙时不时地提几句意见相互商讨,到剧场的第一天就这么平静的过去了。

阿龙的演技确实好,这是整个剧组的人都公认了的,男人的每场戏都是一场即过,可就是这样,也总会提议让阿昕多拍几次以便甄选。这么相较下来,原本还算不错的男二的演技就显得有几分看不过去了。

“卡卡卡!”

“陆丰你怎么回事儿?溺水挣扎的戏都不会吗?阿龙下去救你的时候你退个什么劲儿?这就是个泳池里的戏,你要不要直接沉下去算了啊?能不能好好演,都几遍NG了这是,啊?你想让我们一帮子人陪你在这儿耗多久?”

阿昕气恼的摔了凳子,就差没有跳起来指着人鼻子骂了,扯过导演座上搭着的大块毛巾三两步走到阿龙面前将人裹住,擦了擦头发。

“去,买几杯姜汁可乐过来。”

“还演吗哥?有几条还可以,实在不行让他一人演,后期合成就行。”

“继续吧,后期拼接没有对戏来的流畅,影响观感。”

阿昕点了点头没再坚持什么,等着热饮来递了过去,手上不停,继续擦拭着头发。

“喝完再演。”

“各部门调整状态,十分钟后开工,陆丰你最好给我一遍过,不然甭管你背后是谁都给我卷铺盖滚蛋!”

戏正演着,阿科从门外走了过来,手上抱着一块小被子站在阿昕旁边。

“你给我发的信息是怎么个情况?”

“有人配戏过不了,我哥对此不满意,只能一直搭着演,这特么都第七遍了,一次次跳水,再热的天都得弄感冒了,我劝不动,你哄哄去。”

“这种人怎么会出现在你剧组?”

“副导拉投资的时候被塞的人,你知道的,我一向只定男主和团队班子,等开拍了才见到他过来,我有什么办法。”

“他要再耽误阿龙演戏就直接赶人,资方那里你把情况给玘哥简单说一下,他会去处理的,什么玩意儿啊,哪儿的肉都想咬两口。”

阿昕不再言语,继续死死盯着屏幕,阿科看了眼,眉头也皱了起来。

“之前有能用的吗?”

“今天就先到这儿,各部门收拾东西。”

阿科快步上前将阿龙揽入怀中,细细擦拭着男人身上的水珠。

“你怎么来了?”

“之前不是说你要给昕子的新剧演个男主吗?算了算时间,正巧公司的事也忙完了,就赶过来看看你,这是拍什么呢?”

“一个落水戏,我是救人的!”

“嗯嗯,我家龙是个超级英雄。”

阿龙眼睛亮亮的,有些不好意思的扯过毛巾自己擦头发,走到阿昕身边看方才录像带,没有看到阿科转瞬间阴沉的眸子。

随后的每一天阿科都会到剧场去看阿龙演戏,饿了送饭渴了递水,每到陆丰对戏的戏份,男人的目光就徒然间凌厉起来,压抑的气氛让众人都觉得有些难捱,但所幸这样的日子并没有维持多久,一周后,阿科就因为肖老的电话而离开了。

“陆丰!你丫到底能不能演!跟我在这玩过家家呢?”

阿昕的怒火值在阿龙摔倒的那一刻达到了最大,连声呵斥着将人骂了个狗血喷头。

阿龙即便是平日里再戏痴,对这些小打小闹再迟钝,这将近半个月的不断NG下,自然也察觉到了异样,敛下眸子微叹了口气。

“昕昕,”

“这儿呢,怎么了哥?”

“我腿有点疼,要先歇会儿。”

“行行行,女一准备一下,一会儿拍你的场。”

阿昕赶忙将人扶起送到了自己的休息室,撩起男人裤腿,膝盖处赫然是一片青紫,面色不虞的起身要去拿药却被阿龙拽住。

“你让他走,我能接受他对我有意见,但不能接受他把演戏这件事当成游戏。”

“好,我现在就让他走。”

陆丰走后来了一个不怎么红的男演员,演技不错,人也安分,阿龙与阿昕都轻松不少。

“怎么了哥,这愁眉苦脸的,想老张了?”

“就你话多!”

阿昕走上前去替男人按摩肩膀,阿龙反手捏了把身后人的耳朵。

“想对象了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就天天都特别想我们家小博,我都计划好了,这部剧拍完我就带他去冰岛玩,他念叨好久了。”

“他这两天像是特别忙,每次工作结束我基本都睡着了,连个视频都有时差,烦呐!”

“老张不务正业惯了,等肖叔突击检查结束了,我这剧组又得多个助理喽!”

阿龙耐不过阿昕的调笑,连哄带赶的将人踹去了角落,只是还没等到阿科工作忙完,男人就在连拍三场室外戏后受了凉,被阿玘勒令着住进了病房,两人这才重新见了面。

5.

阿昕的现代戏徒一上映就好评如潮,男二的戏份与人设赚得不少好感,连带着后来的那个演员也火了起来,自然的,陆丰就红了眼。

“没事儿,我从那阿龙来剧组的时候就拍了视频,找人剪辑一下带上营销号一发,自然就会有你的粉丝们来帮你讨回公道。”

一切都如两人预料的一般在网上掀起了轩然大波,阿龙在陆丰措辞的修饰之下被刻画成了勾搭导演加戏,借着金Z打压剧组演员的资源🐶,而更有好事者将阿龙的行程路透都放了出来,而无论哪一个场景,都少不了阿科的身影,渐渐的,众人都信了两人之间的不正当关系。

“张总,最近网上盛传您与许导新戏中的男主阿龙先生之间存在有不正当关系,请问您怎么看待这个说法?”

阿科愣了愣,将目光放在提问的那个年轻记者身上。

“我科龍集团的发布会什么时候有娱乐记者了?”

阿博与阿雨也都面色不虞,互相对视一眼,什么话都没有说,阿樊看了下那人话筒上的logo,眼角染上了几分不屑。

“你哪个报社的?”

记者站了起来正要回答却又被打断。

“算了,不重要,关于这个问题的解释我只说一遍。”

“第一,我与马先生是正常恋爱关系,见过家长领了证的那种;第二,关于网上传言的许导的特殊照顾一事纯属造谣,我后续会请律师来处理此事;最后一点,我所有不动产的实际所有人是马先生,若是真论及BY的说法,他才是金Z。”

阿科将话讲完就离开了,阿博站起身转了转西装上的袖扣。

“关于你们所说的阿昕对阿龙先生的特殊照顾,我的解释是这事儿不可能,许先生是我的爱人,而阿龙是他的哥哥,也是我的哥哥,照顾就是照顾,不存在什么特殊,希望那些乱剪视频并传播谣言的人尽快删除道歉,毕竟这个世界上,做错事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阿樊起身做结束语,阿雨低头收拾东西,临了离开时叫住了最后提问的那个记者。

“对了,回去告诉你们李总,从今以后科龍的所有发布会与采访,你们无权参加。”

而与此同时,阿昕也放出了一段长达一小时的花絮,里面是陆丰从进剧组开始到与阿龙搭戏期间所有的NG场面与剧组状态,配文很简单,只有几句话。

“我阿昕素来护短,见不得家人受委屈,阿龙于私是我的哥哥,于理是一位优秀的实力演员,我不否认他是我的御用男主,但同样地,我也在此承诺,本人日后所有参导作品,若有陆丰参演,一概不予签约。”

阿昕的这条微博被顶上了热搜,秦老也顺势转发,配文只有一句话,

【听说我儿子演技不好,打压新人?】

阿玘也按耐不住,转发置顶,还@了阿邱,
【听说我弟弟缺资源?我这经纪公司莫不是个假的,你这影帝也不说扶持一下。】

阿龙在演艺圈的成绩被人扒出来后引得众人膜拜,路人渐渐消了负面的声音,平日里在娱乐圈里比较活泛的几位明星也在庆幸着没有站队,奈何陆丰的不少粉丝却还觉得心气不顺,挖出了阿科的微博,里面却都是阿龙的照片与日常,纷纷指责阿科的不务正业,而这一言论却得到了秦肖吴三家除主人公外一众家庭成员的一致认可。

【对!他就是不务正业!特别不务正业!】

阿科表示自己很委屈便向阿龙抱怨,阿龙捏了捏男人的大耳朵,笑着借了自己的微博号让他录个视频发出去,阿科点点头一脸正色,顺带还@了家里所有有微博号的人,就连已经退隐的刘孔二老都没放过。

“我今天这个视频没别的意思,只是针对于某些键盘侠和营销号在近期这场所谓正义的声讨一事中的所作所为做一个处理,除了会发放律师函外只一句,”

“我就是再不务正业,也比你们活得成功。”

阿科顿了顿,不由得正色起来,眼睛不知看向何处,无意识的转了转无名指上的戒指,清浅温柔的勾起嘴角笑了笑

“我的野心不大,一个阿龙一个家。”

评论(11)
热度(83)

© 君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