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殇

回首相望数年,入目仍是佳人未变

男友【046】

表白再等一章吧,

🙈🙈🙈我以为我能写到表白的,

先浪人解开误会辽,

放心,明天一定表白

emmm,

如果废话多的话也可能是后天

前文见合集

链接地址见评论

46’意外真相

  话分两头,张继科这厢正在闹着脾气离家出走,马龙此刻却是跟在陈玘身后参加商业聚会。

  聚会发起人是邱贻可,主要邀请的都是些演员导演和编剧之类,宴会定在了三环外的一家星级酒店,时间安排在了七点。

  陈玘的出现着实引起了几分不小的震动,毕竟那人的身边从来都没有过其他人的身影,自然的,一路跟着男人走动的马龙便成了众人好奇的对象。

  “仔仔也来了。”

  邱贻可正在与一个投资人谈话,转眼瞟到陈玘的身影便匆忙结束了交流,端了一盘小点心走过去。

  “邱哥。”

  马龙在外面的场合总是有些沉默拘谨的,男孩只是安静的打了招呼复又一言不发,邱贻可倒是习惯了那人的态度,揉了揉那低着的小脑袋,将小吃递了过去。

  “有芒果味的吗?不喜欢吃奶油。”

  “在那边的吧台上有,想吃就去拿,有谁上来和你打招呼都不要理就行了。”

  男孩点点头便离开了,人一走远,邱贻可便赶忙凑到陈玘身边耳语。

  “仔仔还没成年,你把他带过来做什么?”

  “你以为我想啊,前两天小孩跑过来说想当导演拍电影,我这不寻思着说正好你办宴会,把人带过来看看,混个脸熟。”

  “那你怎么不直接拉个团队,反正也是让他随便闹着玩,我公司刚好新出道一批小年轻,刚好可以陪他练练手。”

  “你可得了吧,他就是小孩心性,上上个月还嚷嚷着以后要当个大设计师呢,估计也就是这两天的热度,等哪天遇到了别的好玩的东西,目标也就变了,要是每件事都当真,我得变成机器猫。”

  邱贻可像是也想到了什么,低声笑了出来,陈玘仰头喝了一口酒,顺势勾住男人的脖子。

  “一伙儿宴会结束,你得请我吃饭。”

  “我好像没欠你什么吧?之前打赌也没输啊。”

  “少废话,你请不请?”

  “请,肯定请,这边结束了就请。”

  邱贻可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旁边理所应当提要求的男人,拒绝的话还没说出口就感到原本挂在脖子上的手臂又收紧了力气,赶忙抬起一只手连连点头,眼底漫上了些不易察觉的纵容与深情。

  “哼,看在你还算有诚意的份上,送你个大礼。”

  “是不是这么好心啊,你又干什么了?”

  “怎么说话呢?我是那么任性的人吗?”

  “咳咳,嗯,不是,你相当的成熟稳重。”

  邱贻可一脸艰难的说服者自己说出那般言不由衷的话,但所幸陈玘也并不在意,翻阅着手机导出一份邮件递给男人看。

  “之前你一直想要的开发区的那片地我帮你标下来了,哎,不是我说,你眼睛也真够毒的啊,那个地段要是跑成旅游区,简直是稳赚不赔的买卖。”

  “你怎么知道我一直想要这块地?我弄了一个多月都没啃下来。”

  “有钱能使鬼推磨,你给的钱不够多呗。”

  陈玘照旧是一副不以为意的神情,邱贻可却是没想着将男人就这么放过去,伸手将那人手里的酒杯夺了过来,让人站好。

  “你给我好好说,我给的竞标价已经是那块地能值的最高价位了,你到底出了多少?”

  “也没多少,就是你原价的5%和一件古董而已。”

  邱贻可粗略的算了算,下一秒便恨不得扬手给那人的脑袋敲上几下,

  “你钱多烧手赚钱特容易是吧,那块地花不了那么多钱,成本弄得这么高,等项目运作起来得晚大半年才能回本,你一天天的脑子里都想什么呢?”

  “我就是想给你送个礼物怎么了,贵不贵的也不是我拿它来做生意,你一分钱都没花白得一块地,现在臭着一张脸给谁看?做了这么多年生意你真以为我不知道它到底值多少钱?好心当成驴肝肺。一句话,这地你要不要,不要我卖别人了。”

  陈玘觉得自己满腹委屈,自然的也就没了什么好脾气,邱贻可被男人连珠炮似的不满问愣住了,良久,将手机还了回去。

  “外面的饭不好吃,等宴会结束了去我家,给你做火锅吃。”

  陈玘偏过头去,颇有些凶神恶煞的点了点男人的肩膀,

  “我要清汤锅!”

  邱贻可还在试图和陈玘讨价还价,奈何男人的小脾气上来了也是倔得没办法,正欲说什么就见得马龙远远地走了过来,脸上的神情似乎有些不太好看。

  “怎么这个表情?有谁欺负你了?”

  “没有谁欺负,玘哥,邱哥,我想先走了,刚有朋友给我打电话说要去吃饭。”

  “哦,行,没问题,张超在外面,让他送你过去吧,反正我一会儿和你邱哥一块儿走,用不着车。”

  “嗯,那我先走了,玘哥再见,你们早点回去。”

  马龙略点了下头便转身离开了,陈玘尴尬的放下已经抬起来作别的手,眉头不自觉的皱起。

  “我怎么感觉仔仔有事瞒着我?”

  “你想多了吧,青春期的小子嘛,有点小秘密也正常,再说了,仔仔那么乖,也做不出什么太出格的事。”

  “但愿如此吧。”

  邱贻可嘴巴动了动,终究还是带着几分试探的问出了一直埋在自己心底的问题,语气中竟是也随着那点缠绵的心思带出了些期翼与忐忑来。

  “你不是怕仔仔喜欢上别人吧?”

  “这什么好担心的,他早晚会遇到自己喜欢的人,我这个当哥的,好好做避风港就行了。”

  “哦~,你把仔仔当弟弟啊。”

  “你不是也把他当弟弟吗?也没发烧啊,怎么净说些胡话。”

  陈玘一脸狐疑的看着莫名有些兴奋的邱贻可,用手背探了探那人额头的温度,又煞有介事的挑开男人的眼皮不住观察。

  “没事,随便问问,我也把他当弟弟,和你一样,大家都一样。”

  “走吧,咱们去走一圈打个招呼,等晚上回去给你做清汤锅,再蒸笼帝王蟹。”

  “有病,都有螃蟹了不给炒个虾吗?”

  “行,老板想吃什么咱就做什么。”

  陈玘翻了个白眼没有去管邱贻可油腻的狗腿表情,只是与男人并肩而行时,也终究没能忍住那莫名上扬的嘴角。

评论(8)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