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殇

回首相望数年,入目仍是佳人未变

男友【045】

表白前奏,

小张同学出柜了

ps:放心,文里所有的同人角色,都没有坏人


欢迎评论吐槽,

前文见主页,


45’风雨欲来

    今天的张家大宅似乎并不平静,张继科方一走进玄关便发现客厅里的人都神情严肃,正襟危坐,张赫麟更是满脸怒容,就差没有把我很生气这四个字写在了脸上,江丽蓉照旧是温柔贤淑的,只安静的坐在男人身边一下下的轻拍着背,张俊和窝在了一旁的单人沙发,紧张的视线流连在张继科和张鹤麟之间,嘴巴努了努,什么话都没有说出来。

    张继科不明所以,自顾自的拖着大箱子往二楼走,冷不防被男人出声喝在原地。

    “你给我站住!”

    张继科反感的皱了皱眉头,还是依言站在了原地,没有转头。

    “你就没有什么要给我解释的吗?”

    “我解释什么?我刚从学校回来还不到两分钟,你想要我给你什么解释?”

    张继科见男人面色不虞,心想着怕是还要在客厅里浪费不少时间,长腿一伸,迅捷的跨坐在行李箱的上层,脚尖点地,没有去管张俊和发给自己的信息。

    张赫麟像是也才反应过来一般,指了指桌子,

    “你过来解释一下这照片上的人是谁?”

    听闻照片时张继科就已经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心头惴惴的大步走向对面,桌面上赫然是自己才洗出来的照片。

    “谁让你们动我东西了?”

    也不怪张继科生气,因着青春期的小心思,少年早在实践回来那天便顺路将照片都打了出来,还特意买了一个小盒子,里面端端正正的放满了与马龙有关的东西。

    “怎么?身为你的父亲,我现在难道连关心你的生活都不可以吗?”

    没等来自己想要的答案却被自己儿子质问的张赫麟自然是又憋了一肚子火,猛地一拍桌子,倒是把除了张继科之外的两人吓了一跳。

    “你能不能不要每次都打着关心我的旗号侵犯我的隐私权,有意思吗?”

    张继科现在是真的没什么好脾气,少年俯身将那摞照片整齐的叠在一起攥在手里,语气中带上了几分不悦。

    “照片我放在了自己的房间,你们谁打开的?”

    江丽蓉将手收了回来,起身给张继科倒了杯水。

    “继科,你误会了,你父亲之所以会去你房间是因为他在公司收到了一个牛皮纸袋。”

    张继科没有去接,扬了扬眉示意女人继续说下去。

    “那个里面是你和一个男孩的照片,还有,”

    “还有什么?”

    “还有那个男孩和其他男人在一起的照片。”

    话已至此,张继科自然已经猜到了照片上的另一个主人公是谁,少年垂下眼眸,接过张俊和递过来的牛皮袋沉默不语,但也还是先将照片理好放到桌面,这才开始一张张翻看。

    “你和这照片上的男孩是什么关系?”

    “朋友。”

    “你们就只是朋友?”

    “那不然呢?你上次开家长会又不是没有见过。”

    张赫麟皱着眉头想了想,总算是在模糊的记忆中找到了那次家长会,不多时却又轻咳出声,将少年的注意力拽了回去。

    “你以后还是少和他来往比较好。”

   “凭什么?”

    张继科的不满显然是在张赫麟的意料之中,闻言,男人倒是没有因此而产生什么更大的反应。

    “就凭他的交际圈和你不在一个范围内。”

    “我只是想和他做朋友而已,他是什么圈子的人又与我有什么关系?”

    “呵,只做把人家照片当宝贝,单独洗出来放写字台上的朋友?”

    “……”

    张继科不自觉的攥起了拳头,偏过视线没有回应男人再明显不过的嘲讽,暗自忍耐着快要脱口而出的对峙。

    “你和小雨认识这么久,别说单人照了,有哪怕一张合照吗?你有收集过他送你的一星半点的礼物吗?你现在居然和我说你只想和那个男生做朋友,糊弄谁呢?”

    “……”

    “我的想法和今天的事有关系吗?”

    张赫麟像是根本没有分辨出来少年的情绪,仍旧不断的逼问少年心底最真实的情感。

    “你如果只是想交朋友,不管他是什么家境我都不会阻止你。”

    张赫麟顿了顿,拿起杯子灌了口热水。

    “但你可得记清楚了,若是想比朋友更亲密,他不是合适你的人。”

    “这不过是你自己的主观看法罢了,你又不了解他,怎么知道我们俩不合适,再说了,感情是我自己的事情,我才是最有话语权的人。”

    张赫麟状似认可的点了点头,眼角染上了些莫名的清冷严肃。

    “所以你承认了,你是喜欢他的,对吧。”

    张继科低下头去整理照片没有回话,张赫麟见状叹了口气,将照片抽了过来。

    “知道我为什么会说你们不合适吗?”

    张继科摇了摇头在原地站定,直起身子倒是显出些少年身形的单薄坚毅来。

    “就凭陈玘对这个男孩的在意疼爱,就凭邱贻可对这个男孩的保护程度,你以为,他们会随随便便的允许一个人来接近这个男孩吗?”

    “孩子,不论做人做事还是谈感情,都别忘了分寸,年轻并不是张狂的资本,有些人也不是你能随便招惹的。”

    张赫麟不以为意,一边说着话,一边在桌子上摆出几张照片指给对面的少年看。

    第一张是邱贻可带着人去接马龙上课放学,第二张是邱贻可从钱包里抽出不少现金递给马龙,第三张是马龙从后面跳到邱贻可身上锁喉,笑的一脸狡黠得意的照片,紧跟在后面的第四到八张都是马龙与陈玘在一起时被拍到的,张张高像素作品里透出来的,都是显而易见的亲昵与纵容。

    其实照片里的这些人,除了陈玘,张继科一个都不认识,但并不妨碍少年在顷刻间听明白男人的真实意图。

    “其实说到底,你也不过是担心如果我真的与马龙在一起了,陈玘他们日后知道会找你麻烦罢了,有话直说便好,又何必做出这般关心的姿态。”

    “张继科,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

    张赫麟倏地站起怒目圆睁,狠狠将盛满水的杯子砸了过去,张继科却是躲也不躲,直愣愣的站在原地,江丽蓉赶忙起身想要做些补救,张俊和率先反应过来,一把将少年推开,只一瞬,茶杯应声落地,溅出一圈水痕。

    “你,”

    张赫麟此时对自己方才的行为有了些歉意,眼睛不住的瞟向张继科在的位置却还是碍着性子没有说什么软话,只是张继科的脾气,似乎也没比男人好多少。

    “打够了吗?没打够你继续,家里杯子有的是。”

    张赫麟虽是面色不虞但也没有再接话,张继科等了片刻也没见男人有什么反应,不由得嗤笑一声,将留有自己身影的照片叠成了一摞。

    “既然不想打了那我就先走了,免得在这里呆着碍了你的眼。”

    “走走走,把照片也给我拿走。”

    张继科转身欲走却又因着那人的话站在了原地,反身将一旁的凳子踹了出去。

    “但张继科你给我听清楚了,只要你还认为我是你的父亲,就彻底把心里不该有的心思断了,我绝对不会允许你们两个人在一起。”

    “父亲?你除了那满身的DNA,有什么资格做我父亲?您要是担心陈玘会找张家的麻烦,那您从今天开始就可以不认我这个儿子,日后无论我发生什么,都定然与你与张家再无半点关系。”

    “但我今天也把话放在这里,马龙这个人,我认定了。”

    张继科话音刚落便拉起行李箱要走,没有去管身后人的阻拦,拐到楼梯口时复又重新站定,像是想起了什么,跑回房间装了些东西,背着一个鼓鼓的登山包下楼,看也没看已经坐回沙发上的张赫麟。

    随着砰的一声响,偌大的别墅里已然诡异的安静了下来,江丽蓉起身将地上的玻璃碎片打扫干净,招呼着张俊和上楼,轻叹口气,坐在了一旁的单人沙发上。

    “儿子放假回来,你有事怎么也不知道好好说。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同性恋也早就合法化了,退万步讲,就算是这个群体不被人接受,以咱们家的生活也够护他们无忧了。况且他现在还未成年,两人也不是真的就在一起了,你这般强硬的态度,终归是有些不合适。”

    张赫麟双手交握放于膝上,半仰起头皱起了眉,良久,狠狠叹了口浊气。

    “我并非介意他喜欢同性,实在是,实在是这个男孩的背景太过复杂。”

    “怎么说?”

    “收到照片后我去查了查那个男孩的资料。”

    “那你查到什么了?”

    张赫麟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什么都没有,从出生到现在,资料干净的有些诡异。”

    “你知道什么人的背景资料会什么都没有吗?”

    江丽蓉没有回应,脑海中倒是隐约显现出几种可能。

    “第一种是特别领域保密人员;而另一种,就是真正能只手遮天的人。”

    “虽然这个男孩有够单纯,但陈玘和邱贻可他们,从来都是眼里不容沙的人。”

    张赫麟站起身理了理上衣下摆的褶皱,将桌面剩的几张照片收好。

    “我从来不担心陈玘会来找我的麻烦。人到中年,什么大风大浪都见过了,大不了摔倒在地东山再起,金钱与权势远比不过你们安好重要。”

    “可继科还小,他没见过真正的社会是什么样的,自然也不知道在真正的生存圈内弱肉强食的有多严重,我不能看着他走弯路。再者说,我也不确定在他走上这条路后,我到底有没有足够的能力去给他保驾护航。”

    “感情其实真的没那么多非你不可,生活也不若他想的那般简单。他现在所坚持的喜欢,如果仔细放心里,那叫青春,可如果采取了追求的行动,便会是条荆棘路。”

    “每一件事每一个选择都需要付出相应的代价,我已亏欠他太多,又怎么能放任他如此,我这般阻挠也是为他好。”

    江丽蓉拉住男人的手,神情温柔。

    “那你为什么不把自己的担忧好好说给他听呢?他已经十六岁了,有能力做出一个相对成熟的选择了。”

    张赫麟闻言愣了下,转而露出一抹慈爱而又无奈的笑容。

    “大概是命定的冤家吧,我今天本意只是想搞清楚他的心思,可火气上来了,话赶话的便也就弄成这样了。”

    张赫麟拍了拍女人的手背,缓步走向楼梯,

    “继科一闹脾气就喜欢跑到小雨家住,你给周家的夫人打个电话问问,若是在也不用急着他回来,确保人安全到了就行。”

    “你不自己打个电话问问吗?”

    张赫麟脚步微顿,摆了摆手,

    “还是不了吧,自我和他妈离婚开始,他就再没接过我电话了。”


评论(10)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