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相望数年,入目仍是佳人未变
ps:国胖粉,德云社cp粉,
本命cp獒龙,马龙是大本命

【巍澜】朱砂痣与白月光(05)

05
    沈巍与赵云澜又和好了,身心舒畅的男人在误会解开后便乐不愣登的跑回了特调处去压榨下属,一时间,一层充斥着各路人鬼的哀声怨道之声。
    但这些,我们都暂且不提。
    沈巍回了地星,没有在意地府里众人表现出来的虚与委蛇,男人几乎是瞬移着,就站到了天柱前。
    “小溾。”
    陌生而又熟悉的名字自万年前便没有人再叫过了,沈巍自己也有些怔愣,一时间,万籁俱寂。空气中没有丝毫波动,但男人就是确信,自己找的人就在身边。
    沈巍一身黑袍,就势席地而坐,背靠在粗糙的柱身上闭目养神。
    “我还以为你要直接上来砍我呢,我的好哥哥。”
    安静了良久,旁边终是凭空出现了一个人,那人身着一袭白衣,语气轻佻中暗藏着几分嘲讽。
    “你为什么要把昆仑的事告诉赵云澜?”
    “他凭什么就不能知道?”
    地星阴暗肃杀,寒风刺骨,刮的男人宽大的袖口猎猎作响,夜尊不动声色的往前坐了一点,悄无声息的收纳周围的风。
    “哥哥,你清减了。”
    沈巍低下头没有说话,抬手将自己的黑袍解了下来,白皙清秀而又棱角分明的面颊上,罩着一副黑色的面具。
    “你瘦了很多。”
    夜尊迷茫的看向沈巍,似乎并没有听清方才的话,又或者,也只是私心想再听一遍罢了。
    毫不意外的,沈巍又不吭声了,夜尊倒是没什么反应,趁那人不备,一把拽下了那副面具,然后定定的用视线描摹着那张早就熟记于心的面庞来。
    “果然还是这样看着顺眼些。”
    沈巍将面具拿了回来却没有再戴,指腹不断的摩挲着上面的纹路,微不可查的顿了顿。
    “你说,明明都是同一张脸,这么就偏偏活成了两种样子呢?”
    “你我生来如出一辙,我们本该一直在一起的,以前我灵智未开,只能做你的小尾巴,但是,我高兴啊,我的哥哥是最厉害的人,他也是这个世界里最爱我的人,我甚至在想,是不是只要我一直都那么弱,你是不是就永远都不会离开我了。”
    “可是为什么?哥哥你告诉我为什么?为什么你出了次大封,见了次昆仑,你的眼里就再也看不到我了?”
    沈巍猛地抬头,
    “我没有。”
    “不,你有。”
    夜尊低笑了一声,
    “后来,你是孤高尊贵的斩魂使,我是万人喊杀的鬼王——这没什么,这当然没什么。”
    夜尊转过视线,眼睛里的光亮的摄人。
    “可他赵云澜,又凭什么?他凭什么就可以什么都不知道的享受着你的爱,他在那一万年里不过是一遍遍轮回,而你呢?一天天地学着控制自己生来就有的暴戾恣睢,硬生生把自己打磨成一副温润如玉的君子面孔,你究竟还记不记得,你也是个鬼王!”
    “你连爱一个人都只敢每一世在黄泉路上看他入轮回,这一世,若不是我好心将人送到你面前,以你的胆子,敢去主动见一面吗?”
    “你住口!”
    沈巍有些羞恼,衬着几分被戳中了心事的恨意,
    “哈哈,你不是问我为什么要与他见面吗?我来告诉你。”
    夜尊转过身,戴上了一副金边面具。
    “你这万年孤苦,他赵云澜,必须得记着,而昆仑,也该好好看看,他当初不过轻飘飘的一句话,又把你逼成了什么样子。”
    “他不需要知道,我甘愿如此。”
    夜尊没有理会男人的话,半仰起头,却是什么都看不到,自顾自的伸出手去抓黑色的苍穹,然后,颓然而又了然的垂下胳膊。
    “当然了,我也想知道,记忆中的那个哥哥,是不是早就死了。”
    “弟弟,我从来都没有抛弃过你。”
    夜尊没有回头,一袭白衣在如墨幕布的掩映下显得独特而又寂寥,男人的声音很轻,随着风载到了沈巍的耳边,他听见那人说,
    “哥哥,能不能,再叫我一次小溾。”
   

评论(2)
热度(14)

© 君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