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相望数年,入目仍是佳人未变
ps:国胖粉,德云社cp粉,
本命cp獒龙,马龙是大本命

【巍澜】 朱砂痣与白月光 (04)

【】内的都是P大原文
欢迎交流

04’
    “沈巍,我们分手吧。”
    赵云澜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那个刚迎他进门,正弯腰拿拖鞋的男人手一抖,身子有些不稳,缓慢而又不可置信的抬头看着面前站着的人。
    “你,说什么?”
    “我说,我们分手吧。”
    赵云澜又重复了一遍,声音有几分暗哑与酸涩,沈巍摇了摇头,抬手握住那人纤细的手腕。男人的力气很大,尤其是在情绪不稳的时候,但几乎是本能地,在赵云澜皱眉的那一秒,沈巍条件反射的松了手,嘴唇微动,手无意识的攥拳,指甲不长,但依然在掌心处划出了一道血痕。
    “云澜,是不是我做错什么了?还是我有些地方让你不高兴了,只要你说,只要你说我都改,你不想让我管你是不是,我可以从现在开始就不管了,你想做什么都可以,你做什么都可以,就是,你能不能别分手。”
    赵云澜淡漠的看着,眸子里汹涌地喧嚣着不忍,
    “沈巍,你爱的那个人真的是我吗?”
    沈巍没有听懂男人的意思,只是循着本能的点头,认真的说着爱。
    其实问起这个问题赵云澜自己都觉得可笑。
    这几日,赵云澜一直都窝在特调处里,每次沈巍来找他,他都借口说自己忙,渐渐的,沈巍也察觉出了异常,但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每天中午做好饭,然后托大庆送过去。
    听到赵云澜说沈巍不爱他的时候,大庆骂了男人一句没脑子,
    “沈教授不爱你?我堂堂大庆爷活了一万年,就再没见过一个能比他斩魂使更爱你的人了。”
    “他不爱你,你又在这作什么妖呢?”
    大庆的话似乎还在耳边回想,赵云澜却已经分辨不出自己的话了,等到脑子重新开始转起来,那句质问已经砸到了地上。
    “那你告诉我,昆仑是谁?我不想猜,但特么也别让我活得像个笑话。”
    沈巍愣住了,良久,呼出口气,竟像是徒然放松了下来,强硬的拉着男人走到了自己在对面的房子。
    沈巍有一间常年紧闭,略显诡异的卧室。
  那道门没有把手,也没有明锁,赵云澜不明所以,诧异的看着沈巍。
    “这间房子你其实早就好奇了吧,试试,自己打开它。”
  赵云澜对沈巍一直都有一种莫名的信任在,男人闻言便点点头,试探着把手掌贴在门上,【用天眼看到门上有浅淡的纹路,漆黑的门板里仿佛有某种能量在流动,那种流动方式平和中正,带着说不出的沛然庄重之气,严丝合缝、一丝不苟。】
  男人把手贴在门上感觉了片刻,忽然觉得有些熟悉,下一刻,他想了起来:“昆仑锁?”
  这些日子他瞒着所有人,在桑赞的帮助下找关于昆仑的资料,但是,他没找到任何他想看到的东西。
  “是,这就是大荒山圣的昆仑锁。”
  【屋里有什么要用得上昆仑锁?斩魂使和昆仑有什么关系?为什么沈巍会对这种古老的封印这么熟悉?】
    一瞬间,男人的脑海中掠过了无数个猜想,紊乱的万千思绪不断交织在一起,然后缓缓盘旋出一个巨大的问号。
  【赵云澜不确定地在门口站了片刻,然后试探着伸手,在手掌中蓄满灵力,在昆仑锁上拨动了一下,昆仑锁立刻被触动,十四道封条此起彼伏,阴阳相生,一时间让人应接不暇,赵云澜心思太多,杂而不精,有时候又太天马行空,所以对这些精巧的东西并不像楚恕之那么擅长。
  可面对昆仑锁的时候,他却不知怎么的,有种油然而生的熟悉感,每一道变化都在他的眼里,似乎每一次都正好踩在他心里某种呼之欲出的节拍上。
  赵云澜的手指在门上飞快地游走,好像有什么人牵着他的手指一样。
  天门、地合、方圆、循着三十六柱,直至……
  “咔哒”一声,漆黑的门板缓缓往后拉开,露出一条小缝,里面一丝光也没有,赵云澜站在门口,忽然踟蹰。】
    “走吧,进去看看,你不是一直都想知道昆仑是谁吗?”
    “我只是想知道,我,你,还有昆仑,我们之间,究竟有什么关系。”
    沈巍没有再说话,小心的拉着男人走了进去,一点点的,在黑暗中亲手剥开自己的心。
  墙上挂满了东西,赵云澜吃力地在光下眯起眼睛看去,顿时呆立当场。
  满满的一面墙,大的、小的、发火的、大笑的,全都是……同一个人。
    “这是,我?”
    沈巍安静的站在旁边,眸光深沉而又复杂,像是怀念,像是欣喜,可更多的,却像是如释重负般的幸福。
    “准确的来说,是每一世的你,而你所在意的昆仑,是最早一世的你。”
    “所以,”
    赵云澜无措的指了指自己,又点了点满墙的画,语气中带上了些不可置信。
    但所幸,沈巍听懂了他的欲言又止。
    “我爱的那个人,一直都是你,无论是万年前的昆仑山圣,还是现在的特调处处长,在我漫长的生命里,自始至终都是你。”
    “我爱你,无关身份,只是因为你是你。”

评论
热度(35)

© 君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