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殇

回首相望数年,入目仍是佳人未变

朱砂痣与白月光【03】

ps:ooc都是我的,人物是p大的

欢迎评论吐槽

前文见目录合集

03
    沈巍说爱他,赵云澜信了,在发现那张帛画之前,在沈巍喝醉之前,那个男人说的话,他都是信的。
    想他赵云澜也是骄傲到了骨子里,还真没猜着说自己也会有被人当做替身的一天,他不是没觉着沈巍的目光深沉的有些过分,但骄傲如他,从来都以为那是因为他们的爱足够浓烈,
    可事实,好像并非如此。
    桌上的烟灰缸里落满了烟蒂,空气里满是呛鼻的烟草味道,男人呆愣半晌,回过神来,还是将手里那支已经烧了一半香烟按灭,习惯性的抬手把那些灰白色的烟雾挥开。
    沈巍,不喜欢他抽烟。
    赵云澜无疑是温柔的,他从来不曾追问沈巍的过去,也从来都不曾干涉沈巍的任何决定,他知道沈巍有秘密,但他也一直以为说,总有一天,沈巍会主动告诉他。
    是了,在夜尊将那张薄如蝉翼的画递给他之前,赵云澜一直以为自己才是沈巍最爱的人。
    那张画上的内容太简单了,群山环伺,清水萦绕,中间站着一个男人,一袭青衣曳地,长发飘飘,眉眼中凝聚起几分睥睨天下的傲然,可那双远眺的眸子里,分明是化不开的柔情。
    目光中的深情他在沈巍的眼睛里见过,可那张脸,分明与他别无二致。
    【邓林之阴初见昆仑君,惊鸿一瞥,乱我心曲。巍笔。】
    那一行小字不是现代简体,也不是繁体,甚至不是他熟悉的任何一种字体,见所未见,然而赵云澜却不知为什么,只一眼,就明白了上面写了什么。
    “昆仑,昆仑,又是昆仑!”
    赵云澜不是第一次听到昆仑这个名字了,突然出现在特调处图书馆里的那本《上古秘闻录》里就有昆仑,书中有言,‘大荒山圣,其名昆仑。’
    彼时的他不过是觉得书中的那个洪荒时代的大神在性格处世间与自己颇有几分相似之处罢了,抛开文字,陌生的可怜。
    可从夜尊那里回来后,昆仑这个名字,似乎有些不一样了。
    夜尊给自己倒了杯清酒,语气嘲讽,他还记得,那人对他说,
    “知道我哥为什么会喜欢你吗?你是他这万年间游离人世所能找到的,最像昆仑的那一个。”
    不知是不是被夜尊下了蛊,赵云澜无比迫切的想要知道昆仑与沈巍之间的故事。
    男人素来是个能正面刚的角色,他想知道,便也这么做了。
    无论什么样的酒,沈巍都是一杯倒,赵云澜对此再清楚不过了,但只要是自己所提出来的要求,沈巍便永远学不会拒绝。
    所以,从地星回来后的那天晚上,沈巍醉了,赵云澜也累了。
    “沈教授,你就陪我喝一杯吧,这是恋人之间的小情趣,你不会真的要拒绝你的小澜孩吧。”
    赵云澜的撒娇对沈巍来说是致命的,准确的来说,赵云澜这个人本身,就是无所不能的斩魂使命里,唯一的软肋。
    “那好吧,我就喝一点。”
    喝醉酒的沈巍是温柔而又安静的,男人不哭不闹,乖巧的随着赵云澜的动作坐到床上,然后看着那张棱角分明的脸傻笑。
    “沈教授,沈巍,斩魂使大人?”
    在叫了一圈名字都没有得到回应的男人放心了,就势扯过一个抱枕,盘坐在地上,
    “沈巍,昆仑是谁啊。”
    赵云澜的声音不大,但沈巍听见了,男人歪着头眨了下自己的大眼睛,神情中透着几分不属于他的稚气未脱。
    赵云澜承认,自己的心不可免俗的被击中了萌点,而我们从来都不知道原则为何物的赵大处长,甚至都已经想要放弃追问的念头了,
    可那人,又给了自己答案。
    沈巍坐在床上,张开手臂,眸子晶亮,浓密的睫毛上扑闪扑闪的,轻而易举地昭示着主人的愉悦。
    “昆仑,要抱抱。”
    赵云澜愣住了,一时间没有动作,那样稚嫩纯真的沈巍,他从来没见过。
    见男人不动,沈巍又试探着拽了下赵云澜的衣角,委屈巴巴的撇撇嘴,
    “昆仑你怎么不理我啊,我可乖了,我没有惹事,你说的话,我都做到了。”
    赵云澜早让沈巍给训练出了条件反射,只要他有一点黯然难过,就会费尽心机地上去哄,
    赵云澜强自忍耐下心头的那抹苦涩,抬手拍了拍沈巍的头,
“你做的很好,快睡吧。”
沈巍难得的听话,男人三两下将自己的鞋子蹬掉,然后躺进了被窝,只是那只拽着人衣角的手,一直都没有松开。
“昆仑,喜欢你。”
床上的人安静乖巧,唇角勾起一抹清浅温柔的笑,从半开的窗户里吹开的晚风有些潮热,男人却一时僵在了原地,周身的血液冰凉,像在顷刻间坠入了阴冷的深渊之中,无力而脆弱。
那人,从来没主动对他说过一句喜欢。

评论(9)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