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殇

回首相望数年,入目仍是佳人未变

【巍澜】朱砂痣与白月光 02


前文见目录

欢迎评论吐槽

OOC都是我的

下面接正文

02
    偌大的特调处里只有赵云澜一人而已,空气中荡起一阵波动,眼前多了一个男人,烟雾缭绕间,饱满红唇一角叼着的长烟被抽走,不由苦笑出声,却是乖乖的坐在那里,没有多言。
    面前的男人除了沈巍简直不做他想,除了那人,没人敢从他嘴里拿烟,更没人敢给他冷脸。
    倒也不是说别人真的就怕赵云澜,不过是除了沈巍,赵云澜也从不曾把别人放在心上,在他面前摆脸色,爷我还不伺候了呢!
    赵云澜这人,面热心冷,说多情却也薄情,那颗硬了小半辈子的心满满当当全是沈巍,
    那人,是他的命。
    赵云澜从来不觉得自己有多好,遇到沈巍之前也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人物,有房有车有存款,却也没想着稳定过活,家里冰箱永远都是过期食品,袜子没两天就凑不齐一双,外面八面玲珑,回到家却是死宅一个。
    之前追沈巍确实是一时兴起,赵云澜素来都是喜欢就追,不合就分,男友女友换的特勤却也从来不渣,好聚好散,孑然一身,说不上滥情但绝不花心,究其根本,不过是心不定罢了。
    后来,他追了沈巍有小半年,什么招数都使了,什么花言巧语也都说了,那人照单全收却从不正面回应,直到第一夜留宿过后,两人才算是有了些踌躇不定的纠结进展。
    那天赵云澜参加饭局,各种姐夫的叫了一圈,又喝了许多酒,才总算是将那些人都哄的开心了,凭着微醺酒气将所有人都安排好,徒步走出酒店想吹冷风,奈何平日里作的太过,胃里一阵翻江倒海,闷热的夏日夜晚,微风吹过,额头竟是渗出了些许冷汗,低头将自己蜷起坐在了路边,只想着自己捱过去。
    也许是上天眷顾,又或是缘分使然,孤零零一个人的赵云澜终是碰到了还没回家的沈巍。
    那日的记忆其实并不算清晰,赵云澜只觉得自己被那人温和而又隐忍的气息包裹,不自觉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沈巍守了自己一夜,这是赵云澜醒来后的第一反应,男人依旧温润,给自己递了一碗粥,眼神中是不容忽视的在意与深情,赵云澜看到了,心头漫上几分酸涩的怪异感受,却是没有细想。
    “沈巍,你说你这么好,可要我怎么放手啊?”
    男人声音有些低磁,带着几分睡意未醒,听起来,倒是比平日里更腻乎一点。
    沈巍冷哼一声,眸子里古井无波,赵云澜不由得看愣了,却是没有什么温度。
    “赵处长日后若是想喝粥,随时来对面找我,但至于别的事,恕我无能为力。”
    纵使耐心了小半年,赵云澜也还是有些气馁了,许是脑子还没彻底清醒,态度也不由得真挚却绵软起来,
    “沈巍,我是什么意思,这么长时间你是当真看不明白吗?”
    沈巍将翘起的二郎腿放下,按了按衣衫下吊在胸口的项链,语气仍旧是他人无法模仿的清冷,
    “赵云澜,你的意思我当然明白,但我不是你以前遇到的小情人,我没那个意愿陪你玩感情游戏,我这人,开不得玩笑,尤其是在与你有关的事上。”
    沈巍走了,赵云澜没有挽留,话已至此,赵云澜也不是那种毛头小子,自然明白那人是什么意思。
    沈巍是喜欢他的,他知道,但若真要认真起来,他不确定。
    一生一世一双人,他还不敢想。
    赵云澜向来不是个和自己过不去的人,被窝还热着,男人又团成一团重新窝了回去,惬意的吸了口气,眼睛眯起,背靠阳光,侧着面颊蹭了蹭明显干爽了些的枕头,活像之慵懒的猫。
    回笼觉很舒服,赵云澜坐起身,揉了把自己的眼窝,阳光斜洒下来打在身上,莫名有些暖暖的。
冰箱里满是新鲜的食材,许是那人心细,最下面一层里都是些一热就能吃的便当;垃圾都收走了,自己买了许久的泡面也不知所踪,桌子上洗好的水果,还有两杯牛奶;阳台上挂满了自己的衣服,床头是已经叠好了的几件,沙发也不再是无处可坐,甚至连大庆的猫窝和猫粮都打理好了。
赵云澜赤着脚转了一圈,干净整洁到从来都不曾想象的房间让男人的心整个都软了下来,盘腿坐到桌子上,拿了一颗苹果在手里接着玩,徒然的,略一垂眸,脑海里便浮现出那人安静而又温柔的神情。
罢了,这点真心,这份承诺,他赵云澜愿意给。
祝红曾经对此嗤之以鼻,郭长城也曾耐心讨问过,特调处的每个人都不知道为什么那个素来喜欢流连霓虹世界的男人就这么轻而易举的栽了。
赵云澜想了想,给出了一个不甚认真的答案。
这是命,他得认。

  
    看他一言不发,沈巍只以为男人是累了,背过身蹲下将人抱了起来,轻而易举却又小心翼翼。
“走吧,云澜,我们回家。”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