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殇

回首相望数年,入目仍是佳人未变

红豆系列,不知道打什么tag

欢迎评论吐槽

链接地址见评论

许苏苏的求婚大作战

突如其来的脑洞


——你恨我吗?

——当然不,
        我从来不爱你,又如何恨你

你我,从来都不是同路人

我不是很喜欢你,
但有一点离不开你

不知道为什么就被屏蔽了

链接地址见评论

男友第四十一章

少年的改变来之不易,你我需要时间

男友第四十章

欢迎评论吐槽

40’小骑士的守护
   马龙从早上来的时候就一如平日里那般安静,但不可否认,男孩身上温和的气质似乎更明显了些,方博和周雨试探性的凑了上去,但终究是谁也没提野营那天的事。
    所有的少年们都默契的没有去关注男孩显而易见的情绪变化,张继科心里自是明白男孩的改变究竟是基于何人,但也难免的有些不舒服,许昕察觉到了,拍了拍那人的肩头,什么话都没说。
    众人之间倒也只有樊振东的态度有些奇怪。
    男孩对马龙的关心,似乎有些过头了。
    第一节是化学实验课,教师仍旧是那个对马龙和张继科意见很大女老师。
    按照小组分配到原则,马龙照例和张继科一组,但樊振东今天却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非要缠着与马龙一起搭档。
    张继科没什么意见,只是觉得男孩有些奇怪,而马龙在室友面前一向比较好说话,倒也没有再提什么要求。
    只是,“实验有风险,动手需谨慎”,对于正处于学习阶段的高中生们来说,失误倒也是常有的事。
    柒灵中学的课堂氛围很轻松,也很随意,实验课中只要是出于学习目的,不会限制学生的活动。
    自然的,在不算大的实验室里,座位间的过道便免不了磕磕碰碰。
    “卧槽,”
    张继科的一声惊呼成功的吸引了周围人的注意,马龙下意识的回头便见得少年外套的衣袖上被酸性粉末腐蚀了一小块布料,也不过是在电光火石间,男孩便又舀了一小勺碱石灰洒在上面,也幸得酸碱度成功中和,这才没有被腐蚀的更严重。
    “……”
    马龙见张继科不说话便也不打算开口,小心的把实验器材之类的都收好。
    “龙啊,你说你刚才要是对用量没什么把握怎么办?”
    张继科冷静下来后便将外套脱了下来,一边轻拍着袖子,一边虚心求问,连带着也带出了几个好奇小分队,无一不是神情认真的等着马龙的回答。
    “啊?我本来就没把握啊,要是碱多了,再撒点酸呗。”
    一阵沉默过后是莫名其妙的捧腹大笑,少年们的声调迥异且此起彼伏,说不清是几重唱却甚是好听,甚至惹得不明所以的同学们也都不自觉弯了嘴角,
    一时间,实验室里满是青春难抑的坦率与真实。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陈丽琪刚刚才给一个小组的学生检查完实验步骤,徒一起身便见得以张继科小组为中心的人都在放声大笑,不由皱了皱眉。
    笑声戛然而止,张继科却不以为意,自从第一节课后,这个老师就再没给过他好脸色,他倒也无所谓,低头有条不紊的继续着方才失误的实验,没有搭话。
    陈丽琪自那日后便大致了解了张继科在学校的具体情况,自是不想触这个眉头,但她自小便信奉“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的观点,连带着也将马龙写进了自己的黑名单。
    “每次都是你们几个,不想学就出去,别耽误其他人上课。”
    这句话是典型的坏学生定论,因着自己的叛逆性子,张继科自上初中起便没少听到这番论调,此时更是不痛不痒,权当没有听到。
    “我们不是好学生,难道您就算好老师了吗?”
    陈丽琪每次说话都会将那些化学成绩不好的人刺上几句,久而久之,大家除了自主学习便也就权当她不存在,只是任谁都不曾想到,最先爆发情绪的人会是樊振东。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无德无才,何以为师?只以成绩为衡量学生的唯一标准,言辞粗暴,侵犯学生人格尊严,这就是您自诩的优秀教师?若真论起成绩,马龙的综合成绩从来没有出过年级前三,张继科的实验步骤堪称完美典范,况且若真论起专业能力,您又真的敢说自己做到了行业顶尖?”
    “您这样的老师,我们也还真高攀不起。柒灵中学从来不缺优秀教师,之前我们不说是觉得没有必要,毕竟几乎每个人都会请家教,单凭课堂还真学不了什么东西。”
    樊振东顿了顿,神色莫名的瞟了眼坐在旁边的马龙。
    “我们无所谓您平日里的态度,但不代表您可以继续这么肆无忌惮的玷污这个神圣的职业,更不证明说您之前的恶劣言语造成的伤害就可以被忽视。”
    陈丽琪自觉面上无光,指着门口勒令男孩出去,樊振东嗤笑出声,起身离开。
    教室安静了下来,然后便是几乎要无法控制的喧哗,张继科敲了敲桌子,这才让大家都不情不愿的噤了声。
    不多时,樊振东又回来了,身后跟着一脸严肃的秦志戬。
    “秦主任,实验室里有监控和录音,您可以集中拷贝一下这位陈老师的上课表现,我谨代表四班全体学生表示对这位老师的不满。”
    秦志戬没有表态,只是叫人将监控都拷贝了出来,在安排好学生课堂纪律后,将透着些心虚的陈丽琪带离了实验室。
    马龙扣手敲了敲实验台的桌面,嘴角噙了一点若有似无的笑,冲着樊振东挑了挑眉。
    “你怎么想到找秦主任的?”
    “家里有现成的资源,刚好就用了。”
    马龙摇了摇头,示意男孩凑近,
    “资源靠山再好都没有自己握在能手里的实际,以后接手吴爷爷的产业,遇事可别这么冲动。”
    樊振东似懂非懂的点头,马龙倒是因着自己方才的话语而感到有些好笑。
    “算了,现在说这些还太早,你听听便罢。”
  樊振东乖巧应声,扬起一抹乖巧的笑。
    “谢谢阿龙哥哥。”
   
    中午吃饭照例是一个宿舍的人都聚在一起,众人从食堂带回餐,菜色都很吸引人,由于数量多,荤素搭配起来竟也是均衡的。
    “龙哥,吃这个,这个超好吃,还有这个,这个也不错的。”
    方博看了眼马龙面前快要盛不下的碗,又看了看还在不住夹菜却一口没吃的樊振东,用胳膊肘怼了怼旁边挑葱蒜的的许昕,反被少年拍了拍头。
    周雨和张继科对视一眼,还是拉了下动作不停的男孩。
    “好了小胖,龙哥都快吃不完了。”
    樊振东疑惑的看了下男孩的碗,又看了下自己的碗,
    “这菜很多吗?”
    周雨憋笑着低下了头,没有回答,马龙无奈的说了声谢谢,这才让男孩安分下来。
    马龙悄无声息的将蔬菜都挑给了垂眸吃饭的张继科,然后若无其事的嚼着嘴里的红烧肉。
    午休的时间被安排的明明白白,周雨和方博凑在许昕的房间里打游戏,张继科早早的就瘫在了自己的床上,反倒是平日里最爱躺在被窝里的樊振东愣是动也未动,紧紧的跟着安静看书的马龙。
    “小胖,你今天怎么总跟着我?”
    许是那目光太过无遮无拦,马龙终于像是忍受不了似的合上书,侧过身子向男孩问话。
    “乖乖抱一抱,痛苦都跑掉。”
    樊振东歪着头看了眼马龙,然后认真而又郑重的张开双臂将男孩拢在了自己怀里。
    “小胖,你快放开我。”
    马龙身体不由得一僵,强自按耐下要将人扔出去的念头,语气已不像方才那般随意。
    樊振东没有松手,只是将额头抵在男孩的肩头,
    “我知道你那段时间在老宅发生的事情了。”
    马龙攥紧了拳头复又松开,深吸口气,终归是一言不发。
    “以前我难过的时候,爷爷都是这么抱我的。爷爷说拥抱是这个世界上最有力量的语言,只要安静的抱上一会儿,所有的痛苦就都会不见了。”
    “阿龙哥哥,只要让东东抱抱你,一切不好的事情就都会过去的,而且皓哥说,你不用再害怕了,家里人永远都是你最坚强的后盾。”
    “小胖也是龙龙哥哥的保护伞。”
    樊振东的声音还带着少年人独有的稚气,里面却也饱含着男孩郑重的承诺,马龙眼角染上了些无奈,可更多的却像是感动,抬手隔着衣料按了按胸口戴着的项链,还是将人推开。
    “好了小胖,事情都已经过去这么久了,我也早就没那么难过了,别把这个放在心上,嗯?”
    男孩抬手止住了樊振东堵在喉头的反驳与询问,
    “听话,现在去睡觉,醒来之后,只管像以前一样对我就好了。”
    樊振东无奈的点点头,然后起身回了套间,只是在转头一侧身,还是忍不住的站定。
    “阿龙哥哥,”
    “去休息吧,东东。”
    樊振东满足的笑了,像个得到糖果的孩童一般地冲过去将男孩抱住,随即便又松开。
    “阿龙哥哥,我会保护你的。”
    马龙无奈的和男孩拉勾勾,目送着那人回到自己的房间,摇了摇头掏出手机,发了一条莫名其妙的短信。
    【你好啊,阿龙。】

点梗完结

【獒龙】现实向
保加利亚公开赛相关

@吉祥兔 的点梗

欢迎评论吐槽

人生一大幸事,知己相逢【简书版】

还好,你一直在/【石墨版】

我不需要安慰,只想和你说说话【Zine版】

【巍澜】朱砂痣与白月光

一发完

欢迎评论吐槽

01
    赵云澜最近很不爽,对,就是字面意义上的不爽,特调处最近并不算忙,但平日里喧闹的氛围早在赵云澜躺在沙发上一言不发的时候便已不知所踪。
    大庆素来是个胆子大的,化成猫形转了转存在感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脖子,以让人瞠目结舌的灵活身形窜到了男人小腹,抬起猫爪拍了拍男人温热的胸膛。
    赵云澜感觉到重量,眼皮抬了抬,垂眸看着那团看不出原型的肉,照旧一言不发,只挥手将那猫拍了下去,继续闭目养神。
    反观大庆却像是撞见了什么诡异的事情般,抖了抖全身的毛,跳到了祝红的办公桌上。
    “完了,老赵疯了,他居然没有骂我。”
    大庆面上惊疑不定,虽然在那张肉肉的猫脸上也看不大出来,祝红翻了个白眼,理了下面前的文件夹,倾身倒了杯热水。
    “老赵,喝点水。”
    赵云澜接过温度正好的水却没有喝,反手放到了桌面。
    “沈教授呢?今天应该没课的,怎么没跟过来?”
    是了,之前赵云澜大张旗鼓而又张扬无比的追求沈巍的时候,给特调处的人灯鬼尸都发了一份那人的课程表,祝红自然不会用心去记,但时间久了,便也寻摸出了些规律来。
    “沈教授还兼职黑袍使,自然是地星有事要忙,你以为谁都跟你们一样天天混吃等死无所事事啊。”
    祝红气急,一张红唇微动,刚欲反驳却又被另一道声音打断。
    “哎哎哎,施主这话可不对啊,我可是天天窝在实验室埋头于检测黑能量的,还是小郭说得对,事情都是我们干,你也就张嘴下命令而已。”
    赵云澜斜睨了眼自诩为“科技界国民老公”,无比热衷于现场直播的林静,又将头转了回去。
    “汪徵,记录一下,林静滥用实验器材,这个月奖金全扣。”
    大庆此时已经化为了人形,张开手臂半仰起头的凑到赵云澜跟前,眼睛眯起,睫毛弯弯,嘴巴里正是刚从林静那里拿的爆米花,赵云澜抬手揉了揉少年柔顺的呆毛,轻咳出声。
    “最近还算太平,都早点下班吧。”
    “死猫,这是钥匙,你这两天自己回家,猫粮应该还有,自己看着解决吧。”
    大庆呐呐的点头不再多问,郭长城背着自己的浅灰色单肩包跟在楚恕之身后,还没走到门口却又硬生生停在原地。
    “老楚,你等一下。”
    郭长城不明所以,却还是乖乖的站到了门外等着自家楚哥,楚恕之站在原地没动,等着那人说话。
    “你,知道昆仑吗?”
    楚恕之身形一顿,虽然不明显却也还是被男人察觉,眉眼间闪过一抹探究的神色,只等着那人的回答。
    “知道,你想问什么?”
    “他和沈巍是什么关系?”
    “他们之间是什么关系不重要,但定然不会是你猜想的那样。大人既然不说,我自然也不会多言,你该相信大人的。”
    赵云澜面色不虞却也不再多问,男人心里很是清楚,即便在特调处当值,楚恕之也不过只听从沈巍一人的命令而已,他若不说,谁也问不出来。
    气馁的摆摆手让人离开,楚恕之斟酌了半晌,还是不由得出声劝解。
    “赵云澜,大人是真的爱你,你别辜负他,大人值得的。”
    赵云澜没有出声,楚恕之显然也没想得到回应,缓步出去将郭长城拥在怀里,抬手关上了门。
    赵云澜吐出一口浊气,平日里满是波澜的一双黑眸不知落在了何处,眼神没有焦点,良久,狠狠将自己砸到沙发上,修长的双腿就势搭在桌子上,周身多了几分莫名的颓然。
    爱?他沈巍爱的,又真的是我赵云澜吗?

02
    偌大的特调处里只有赵云澜一人而已,空气中荡起一阵波动,眼前多了一个男人,烟雾缭绕间,饱满红唇一角叼着的长烟被抽走,不由苦笑出声,却是乖乖的坐在那里,没有多言。
    面前的男人除了沈巍简直不做他想,除了那人,没人敢从他嘴里拿烟,更没人敢给他冷脸。
    倒也不是说别人真的就怕赵云澜,不过是除了沈巍,赵云澜也从不曾把别人放在心上,在他面前摆脸色,爷我还不伺候了呢!
    赵云澜这人,面热心冷,说多情却也薄情,那颗硬了小半辈子的心满满当当全是沈巍,
    那人,是他的命。
    赵云澜从来不觉得自己有多好,遇到沈巍之前也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人物,有房有车有存款,却也没想着稳定过活,家里冰箱永远都是过期食品,袜子没两天就凑不齐一双,外面八面玲珑,回到家却是死宅一个。
    之前追沈巍确实是一时兴起,赵云澜素来都是喜欢就追,不合就分,男友女友换的特勤却也从来不渣,好聚好散,孑然一身,说不上滥情但绝不花心,究其根本,不过是心不定罢了。
    后来,他追了沈巍有小半年,什么招数都使了,什么花言巧语也都说了,那人照单全收却从不正面回应,直到第一夜留宿过后,两人才算是有了些踌躇不定的纠结进展。
    那天赵云澜参加饭局,各种姐夫的叫了一圈,又喝了许多酒,才总算是将那些人都哄的开心了,凭着微醺酒气将所有人都安排好,徒步走出酒店想吹冷风,奈何平日里作的太过,胃里一阵翻江倒海,闷热的夏日夜晚,微风吹过,额头竟是渗出了些许冷汗,低头将自己蜷起坐在了路边,只想着自己捱过去。
    也许是上天眷顾,又或是缘分使然,孤零零一个人的赵云澜终是碰到了还没回家的沈巍。
    那日的记忆其实并不算清晰,赵云澜只觉得自己被那人温和而又隐忍的气息包裹,不自觉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沈巍守了自己一夜,这是赵云澜醒来后的第一反应,男人依旧温润,给自己递了一碗粥,眼神中是不容忽视的在意与深情,赵云澜看到了,心头漫上几分酸涩的怪异感受,却是没有细想。
    “沈巍,你说你这么好,可要我怎么放手啊?”
    男人声音有些低磁,带着几分睡意未醒,听起来,倒是比平日里更腻乎一点。
    沈巍冷哼一声,眸子里古井无波,赵云澜不由得看愣了,却是没有什么温度。
    “赵处长日后若是想喝粥,随时来对面找我,但至于别的事,恕我无能为力。”
    纵使耐心了小半年,赵云澜也还是有些气馁了,许是脑子还没彻底清醒,态度也不由得真挚却绵软起来,
    “沈巍,我是什么意思,这么长时间你是当真看不明白吗?”
    沈巍将翘起的二郎腿放下,按了按衣衫下吊在胸口的项链,语气仍旧是他人无法模仿的清冷,
    “赵云澜,你的意思我当然明白,但我不是你以前遇到的小情人,我没那个意愿陪你玩感情游戏,我这人,开不得玩笑,尤其是在与你有关的事上。”
    沈巍走了,赵云澜没有挽留,话已至此,赵云澜也不是那种毛头小子,自然明白那人是什么意思。
    沈巍是喜欢他的,他知道,但若真要认真起来,他不确定。
    一生一世一双人,他还不敢想。
    赵云澜向来不是个和自己过不去的人,被窝还热着,男人又团成一团重新窝了回去,惬意的吸了口气,眼睛眯起,背靠阳光,侧着面颊蹭了蹭明显干爽了些的枕头,活像之慵懒的猫。
    回笼觉很舒服,赵云澜坐起身,揉了把自己的眼窝,阳光斜洒下来打在身上,莫名有些暖暖的。
    冰箱里满是新鲜的食材,许是那人心细,最下面一层里都是些一热就能吃的便当;垃圾都收走了,自己买了许久的泡面也不知所踪,桌子上洗好的水果,还有两杯牛奶;阳台上挂满了自己的衣服,床头是已经叠好了的几件,沙发也不再是无处可坐,甚至连大庆的猫窝和猫粮都打理好了。
    赵云澜赤着脚转了一圈,干净整洁到从来都不曾想象的房间让男人的心整个都软了下来,盘腿坐到桌子上,拿了一颗苹果在手里接着玩,徒然的,略一垂眸,脑海里便浮现出那人安静而又温柔的神情。
    罢了,这点真心,这份承诺,他赵云澜愿意给。
    祝红曾经对此嗤之以鼻,郭长城也曾耐心讨问过,特调处的每个人都不知道为什么那个素来喜欢流连霓虹世界的男人就这么轻而易举的栽了。
    赵云澜想了想,给出了一个不甚认真的答案。
    这是命,他得认。

  
    看他一言不发,沈巍只以为男人是累了,背过身蹲下将人抱了起来,轻而易举却又小心翼翼。
    “走吧,云澜,我们回家。”

03
    沈巍说爱他,赵云澜信了,在发现那张帛画之前,在沈巍喝醉之前,那个男人说的话,他都是信的。
    想他赵云澜也是骄傲到了骨子里,还真没猜着说自己也会有被人当做替身的一天,他不是没觉着沈巍的目光深沉的有些过分,但骄傲如他,从来都以为那是因为他们的爱足够浓烈,
    可事实,好像并非如此。
    桌上的烟灰缸里落满了烟蒂,空气里满是呛鼻的烟草味道,男人呆愣半晌,回过神来,还是将手里那支已经烧了一半香烟按灭,习惯性的抬手把那些灰白色的烟雾挥开。
    沈巍,不喜欢他抽烟。
    赵云澜无疑是温柔的,他从来不曾追问沈巍的过去,也从来都不曾干涉沈巍的任何决定,他知道沈巍有秘密,但他也一直以为说,总有一天,沈巍会主动告诉他。
    是了,在夜尊将那张薄如蝉翼的画递给他之前,赵云澜一直以为自己才是沈巍最爱的人。
    那张画上的内容太简单了,群山环伺,清水萦绕,中间站着一个男人,一袭青衣曳地,长发飘飘,眉眼中凝聚起几分睥睨天下的傲然,可那双远眺的眸子里,分明是化不开的柔情。
    目光中的深情他在沈巍的眼睛里见过,可那张脸,分明与他别无二致。
    【邓林之阴初见昆仑君,惊鸿一瞥,乱我心曲。巍笔。】
    那一行小字不是现代简体,也不是繁体,甚至不是他熟悉的任何一种字体,见所未见,然而赵云澜却不知为什么,只一眼,就明白了上面写了什么。
    “昆仑,昆仑,又是昆仑!”
    赵云澜不是第一次听到昆仑这个名字了,突然出现在特调处图书馆里的那本《上古秘闻录》里就有昆仑,书中有言,‘大荒山圣,其名昆仑。’
    彼时的他不过是觉得书中的那个洪荒时代的大神在性格处世间与自己颇有几分相似之处罢了,抛开文字,陌生的可怜。
    可从夜尊那里回来后,昆仑这个名字,似乎有些不一样了。
    夜尊给自己倒了杯清酒,语气嘲讽,他还记得,那人对他说,
    “知道我哥为什么会喜欢你吗?你是他这万年间游离人世所能找到的,最像昆仑的那一个。”
    不知是不是被夜尊下了蛊,赵云澜无比迫切的想要知道昆仑与沈巍之间的故事。
    男人素来是个能正面刚的角色,他想知道,便也这么做了。
    无论什么样的酒,沈巍都是一杯倒,赵云澜对此再清楚不过了,但只要是自己所提出来的要求,沈巍便永远学不会拒绝。
    所以,从地星回来后的那天晚上,沈巍醉了,赵云澜也累了。
    “沈教授,你就陪我喝一杯吧,这是恋人之间的小情趣,你不会真的要拒绝你的小澜孩吧。”
    赵云澜的撒娇对沈巍来说是致命的,准确的来说,赵云澜这个人本身,就是无所不能的斩魂使命里,唯一的软肋。
    “那好吧,我就喝一点。”
    喝醉酒的沈巍是温柔而又安静的,男人不哭不闹,乖巧的随着赵云澜的动作坐到床上,然后看着那张棱角分明的脸傻笑。
    “沈教授,沈巍,斩魂使大人?”
    在叫了一圈名字都没有得到回应的男人放心了,就势扯过一个抱枕,盘坐在地上,
    “沈巍,昆仑是谁啊。”
    赵云澜的声音不大,但沈巍听见了,男人歪着头眨了下自己的大眼睛,神情中透着几分不属于他的稚气未脱。
    赵云澜承认,自己的心不可免俗的被击中了萌点,而我们从来都不知道原则为何物的赵大处长,甚至都已经想要放弃追问的念头了,
    可那人,又给了自己答案。
    沈巍坐在床上,张开手臂,眸子晶亮,浓密的睫毛上扑闪扑闪的,轻而易举地昭示着主人的愉悦。
    “昆仑,要抱抱。”
    赵云澜愣住了,一时间没有动作,那样稚嫩纯真的沈巍,他从来没见过。
    见男人不动,沈巍又试探着拽了下赵云澜的衣角,委屈巴巴的撇撇嘴,
    “昆仑你怎么不理我啊,我可乖了,我没有惹事,你说的话,我都做到了。”
    赵云澜早让沈巍给训练出了条件反射,只要他有一点黯然难过,就会费尽心机地上去哄,
    赵云澜强自忍耐下心头的那抹苦涩,抬手拍了拍沈巍的头,
    “你做的很好,快睡吧。”
    沈巍难得的听话,男人三两下将自己的鞋子蹬掉,然后躺进了被窝,只是那只拽着人衣角的手,一直都没有松开。
    “昆仑,喜欢你。”
    床上的人安静乖巧,唇角勾起一抹清浅温柔的笑,从半开的窗户里吹开的晚风有些潮热,男人却一时僵在了原地,周身的血液冰凉,像在顷刻间坠入了阴冷的深渊之中,无力而脆弱。
    那人,从来没主动对他说过一句喜欢。

04’
    “沈巍,我们分手吧。”
    赵云澜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那个刚迎他进门,正弯腰拿拖鞋的男人手一抖,身子有些不稳,缓慢而又不可置信的抬头看着面前站着的人。
    “你,说什么?”
    “我说,我们分手吧。”
    赵云澜又重复了一遍,声音有几分暗哑与酸涩,沈巍摇了摇头,抬手握住那人纤细的手腕。男人的力气很大,尤其是在情绪不稳的时候,但几乎是本能地,在赵云澜皱眉的那一秒,沈巍条件反射的松了手,嘴唇微动,手无意识的攥拳,指甲不长,但依然在掌心处划出了一道血痕。
    “云澜,是不是我做错什么了?还是我有些地方让你不高兴了,只要你说,只要你说我都改,你不想让我管你是不是,我可以从现在开始就不管了,你想做什么都可以,你做什么都可以,就是,你能不能别分手。”
    赵云澜淡漠的看着,眸子里汹涌地喧嚣着不忍,
    “沈巍,你爱的那个人真的是我吗?”
    沈巍没有听懂男人的意思,只是循着本能的点头,认真的说着爱。
    其实问起这个问题赵云澜自己都觉得可笑。
    这几日,赵云澜一直都窝在特调处里,每次沈巍来找他,他都借口说自己忙,渐渐的,沈巍也察觉出了异常,但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每天中午做好饭,然后托大庆送过去。
    听到赵云澜说沈巍不爱他的时候,大庆骂了男人一句没脑子,
    “沈教授不爱你?我堂堂大庆爷活了一万年,就再没见过一个能比他斩魂使更爱你的人了。”
    “他不爱你,你又在这作什么妖呢?”
    大庆的话似乎还在耳边回想,赵云澜却已经分辨不出自己的话了,等到脑子重新开始转起来,那句质问已经砸到了地上。
    “那你告诉我,昆仑是谁?我不想猜,但特么也别让我活得像个笑话。”
    沈巍愣住了,良久,呼出口气,竟像是徒然放松了下来,强硬的拉着男人走到了自己在对面的房子。
    沈巍有一间常年紧闭,略显诡异的卧室。
  那道门没有把手,也没有明锁,赵云澜不明所以,诧异的看着沈巍。
    “这间房子你其实早就好奇了吧,试试,自己打开它。”
  赵云澜对沈巍一直都有一种莫名的信任在,男人闻言便点点头,试探着把手掌贴在门上,用天眼看到门上有浅淡的纹路,漆黑的门板里仿佛有某种能量在流动,那种流动方式平和中正,带着说不出的沛然庄重之气,严丝合缝、一丝不苟。
  男人把手贴在门上感觉了片刻,忽然觉得有些熟悉,下一刻,他想了起来:“昆仑锁?”
  这些日子他瞒着所有人,在桑赞的帮助下找关于昆仑的资料,但是,他没找到任何他想看到的东西。
  “是,这就是大荒山圣的昆仑锁。”
  屋里有什么要用得上昆仑锁?斩魂使和昆仑有什么关系?为什么沈巍会对这种古老的封印这么熟悉?
    一瞬间,男人的脑海中掠过了无数个猜想,紊乱的万千思绪不断交织在一起,然后缓缓盘旋出一个巨大的问号。
  赵云澜不确定地在门口站了片刻,然后试探着伸手,在手掌中蓄满灵力,在昆仑锁上拨动了一下,昆仑锁立刻被触动,十四道封条此起彼伏,阴阳相生,一时间让人应接不暇,赵云澜心思太多,杂而不精,有时候又太天马行空,所以对这些精巧的东西并不像楚恕之那么擅长。
  可面对昆仑锁的时候,他却不知怎么的,有种油然而生的熟悉感,每一道变化都在他的眼里,似乎每一次都正好踩在他心里某种呼之欲出的节拍上。
  赵云澜的手指在门上飞快地游走,好像有什么人牵着他的手指一样。
  天门、地合、方圆、循着三十六柱,直至……
  “咔哒”一声,漆黑的门板缓缓往后拉开,露出一条小缝,里面一丝光也没有,赵云澜站在门口,忽然踟蹰。
    “走吧,进去看看,你不是一直都想知道昆仑是谁吗?”
    “我只是想知道,我,你,还有昆仑,我们之间,究竟有什么关系。”
    沈巍没有再说话,小心的拉着男人走了进去,一点点的,在黑暗中亲手剥开自己的心。
  墙上挂满了东西,赵云澜吃力地在光下眯起眼睛看去,顿时呆立当场。
  满满的一面墙,大的、小的、发火的、大笑的,全都是……同一个人。
    “这是,我?”
    沈巍安静的站在旁边,眸光深沉而又复杂,像是怀念,像是欣喜,可更多的,却像是如释重负般的幸福。
    “准确的来说,是每一世的你,而你所在意的昆仑,是最早一世的你。”
    “所以,”
    赵云澜无措的指了指自己,又点了点满墙的画,语气中带上了些不可置信。
    但所幸,沈巍听懂了他的欲言又止。
    “我爱的那个人,一直都是你,无论是万年前的昆仑山圣,还是现在的特调处处长,在我漫长的生命里,自始至终都是你。”
    “我爱你,无关身份,只是因为你是你。”
   05
    沈巍与赵云澜又和好了,身心舒畅的男人在误会解开后便乐不愣登的跑回了特调处去压榨下属,一时间,一层充斥着各路人鬼的哀声怨道之声。
    但这些,我们都暂且不提。
    沈巍回了地星,没有在意地府里众人表现出来的虚与委蛇,男人几乎是瞬移着,就站到了天柱前。
    “小溾。”
    陌生而又熟悉的名字自万年前便没有人再叫过了,沈巍自己也有些怔愣,一时间,万籁俱寂。空气中没有丝毫波动,但男人就是确信,自己找的人就在身边。
    沈巍一身黑袍,就势席地而坐,背靠在粗糙的柱身上闭目养神。
    “我还以为你要直接上来砍我呢,我的好哥哥。”
    安静了良久,旁边终是凭空出现了一个人,那人身着一袭白衣,语气轻佻中暗藏着几分嘲讽。
    “你为什么要把昆仑的事告诉赵云澜?”
    “他凭什么就不能知道?”
    地星阴暗肃杀,寒风刺骨,刮的男人宽大的袖口猎猎作响,夜尊不动声色的往前坐了一点,悄无声息的收纳周围的风。
    “哥哥,你清减了。”
    沈巍低下头没有说话,抬手将自己的黑袍解了下来,白皙清秀而又棱角分明的面颊上,罩着一副黑色的面具。
    “你瘦了很多。”
    夜尊迷茫的看向沈巍,似乎并没有听清方才的话,又或者,也只是私心想再听一遍罢了。
    毫不意外的,沈巍又不吭声了,夜尊倒是没什么反应,趁那人不备,一把拽下了那副面具,然后定定的用视线描摹着那张早就熟记于心的面庞来。
    “果然还是这样看着顺眼些。”
    沈巍将面具拿了回来却没有再戴,指腹不断的摩挲着上面的纹路,微不可查的顿了顿。
    “你说,明明都是同一张脸,这么就偏偏活成了两种样子呢?”
    “你我生来如出一辙,我们本该一直在一起的,以前我灵智未开,只能做你的小尾巴,但是,我高兴啊,我的哥哥是最厉害的人,他也是这个世界里最爱我的人,我甚至在想,是不是只要我一直都那么弱,你是不是就永远都不会离开我了。”
    “可是为什么?哥哥你告诉我为什么?为什么你出了次大封,见了次昆仑,你的眼里就再也看不到我了?”
    沈巍猛地抬头,
    “我没有。”
    “不,你有。”
    夜尊低笑了一声,
    “后来,你是孤高尊贵的斩魂使,我是万人喊杀的鬼王——这没什么,这当然没什么。”
    夜尊转过视线,眼睛里的光亮的摄人。
    “可他赵云澜,又凭什么?他凭什么就可以什么都不知道的享受着你的爱,他在那一万年里不过是一遍遍轮回,而你呢?一天天地学着控制自己生来就有的暴戾恣睢,硬生生把自己打磨成一副温润如玉的君子面孔,你究竟还记不记得,你也是个鬼王!”
    “你连爱一个人都只敢每一世在黄泉路上看他入轮回,这一世,若不是我好心将人送到你面前,以你的胆子,敢去主动见一面吗?”
    “你住口!”
    沈巍有些羞恼,衬着几分被戳中了心事的恨意,
    “哈哈,你不是问我为什么要与他见面吗?我来告诉你。”
    夜尊转过身,戴上了一副金边面具。
    “你这万年孤苦,他赵云澜,必须得记着,而昆仑,也该好好看看,他当初不过轻飘飘的一句话,又把你逼成了什么样子。”
    “他不需要知道,我甘愿如此。”
    夜尊没有理会男人的话,半仰起头,却是什么都看不到,自顾自的伸出手去抓黑色的苍穹,然后,颓然而又了然的垂下胳膊。
    “当然了,我也想知道,记忆中的那个哥哥,是不是早就死了。”
    “弟弟,我从来都没有抛弃过你。”
    夜尊没有回头,一袭白衣在如墨幕布的掩映下显得独特而又寂寥,男人的声音很轻,随着风载到了沈巍的耳边,他听见那人说,
    “哥哥,能不能,再叫我一次小溾。”

【巍澜】朱砂痣与白月光(05)

05
    沈巍与赵云澜又和好了,身心舒畅的男人在误会解开后便乐不愣登的跑回了特调处去压榨下属,一时间,一层充斥着各路人鬼的哀声怨道之声。
    但这些,我们都暂且不提。
    沈巍回了地星,没有在意地府里众人表现出来的虚与委蛇,男人几乎是瞬移着,就站到了天柱前。
    “小溾。”
    陌生而又熟悉的名字自万年前便没有人再叫过了,沈巍自己也有些怔愣,一时间,万籁俱寂。空气中没有丝毫波动,但男人就是确信,自己找的人就在身边。
    沈巍一身黑袍,就势席地而坐,背靠在粗糙的柱身上闭目养神。
    “我还以为你要直接上来砍我呢,我的好哥哥。”
    安静了良久,旁边终是凭空出现了一个人,那人身着一袭白衣,语气轻佻中暗藏着几分嘲讽。
    “你为什么要把昆仑的事告诉赵云澜?”
    “他凭什么就不能知道?”
    地星阴暗肃杀,寒风刺骨,刮的男人宽大的袖口猎猎作响,夜尊不动声色的往前坐了一点,悄无声息的收纳周围的风。
    “哥哥,你清减了。”
    沈巍低下头没有说话,抬手将自己的黑袍解了下来,白皙清秀而又棱角分明的面颊上,罩着一副黑色的面具。
    “你瘦了很多。”
    夜尊迷茫的看向沈巍,似乎并没有听清方才的话,又或者,也只是私心想再听一遍罢了。
    毫不意外的,沈巍又不吭声了,夜尊倒是没什么反应,趁那人不备,一把拽下了那副面具,然后定定的用视线描摹着那张早就熟记于心的面庞来。
    “果然还是这样看着顺眼些。”
    沈巍将面具拿了回来却没有再戴,指腹不断的摩挲着上面的纹路,微不可查的顿了顿。
    “你说,明明都是同一张脸,这么就偏偏活成了两种样子呢?”
    “你我生来如出一辙,我们本该一直在一起的,以前我灵智未开,只能做你的小尾巴,但是,我高兴啊,我的哥哥是最厉害的人,他也是这个世界里最爱我的人,我甚至在想,是不是只要我一直都那么弱,你是不是就永远都不会离开我了。”
    “可是为什么?哥哥你告诉我为什么?为什么你出了次大封,见了次昆仑,你的眼里就再也看不到我了?”
    沈巍猛地抬头,
    “我没有。”
    “不,你有。”
    夜尊低笑了一声,
    “后来,你是孤高尊贵的斩魂使,我是万人喊杀的鬼王——这没什么,这当然没什么。”
    夜尊转过视线,眼睛里的光亮的摄人。
    “可他赵云澜,又凭什么?他凭什么就可以什么都不知道的享受着你的爱,他在那一万年里不过是一遍遍轮回,而你呢?一天天地学着控制自己生来就有的暴戾恣睢,硬生生把自己打磨成一副温润如玉的君子面孔,你究竟还记不记得,你也是个鬼王!”
    “你连爱一个人都只敢每一世在黄泉路上看他入轮回,这一世,若不是我好心将人送到你面前,以你的胆子,敢去主动见一面吗?”
    “你住口!”
    沈巍有些羞恼,衬着几分被戳中了心事的恨意,
    “哈哈,你不是问我为什么要与他见面吗?我来告诉你。”
    夜尊转过身,戴上了一副金边面具。
    “你这万年孤苦,他赵云澜,必须得记着,而昆仑,也该好好看看,他当初不过轻飘飘的一句话,又把你逼成了什么样子。”
    “他不需要知道,我甘愿如此。”
    夜尊没有理会男人的话,半仰起头,却是什么都看不到,自顾自的伸出手去抓黑色的苍穹,然后,颓然而又了然的垂下胳膊。
    “当然了,我也想知道,记忆中的那个哥哥,是不是早就死了。”
    “弟弟,我从来都没有抛弃过你。”
    夜尊没有回头,一袭白衣在如墨幕布的掩映下显得独特而又寂寥,男人的声音很轻,随着风载到了沈巍的耳边,他听见那人说,
    “哥哥,能不能,再叫我一次小溾。”
   


【昕博】天作之合

短打甜饼,双影帝

送给 @嬅   的点梗

链接地址见评论

欢迎吐槽

等价爱情【简书版】

猝不及防而顺理成章的我们【Zine版】

天作之合【石墨版】

【巍澜】 朱砂痣与白月光 (04)

【】内的都是P大原文
欢迎交流

04’
    “沈巍,我们分手吧。”
    赵云澜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那个刚迎他进门,正弯腰拿拖鞋的男人手一抖,身子有些不稳,缓慢而又不可置信的抬头看着面前站着的人。
    “你,说什么?”
    “我说,我们分手吧。”
    赵云澜又重复了一遍,声音有几分暗哑与酸涩,沈巍摇了摇头,抬手握住那人纤细的手腕。男人的力气很大,尤其是在情绪不稳的时候,但几乎是本能地,在赵云澜皱眉的那一秒,沈巍条件反射的松了手,嘴唇微动,手无意识的攥拳,指甲不长,但依然在掌心处划出了一道血痕。
    “云澜,是不是我做错什么了?还是我有些地方让你不高兴了,只要你说,只要你说我都改,你不想让我管你是不是,我可以从现在开始就不管了,你想做什么都可以,你做什么都可以,就是,你能不能别分手。”
    赵云澜淡漠的看着,眸子里汹涌地喧嚣着不忍,
    “沈巍,你爱的那个人真的是我吗?”
    沈巍没有听懂男人的意思,只是循着本能的点头,认真的说着爱。
    其实问起这个问题赵云澜自己都觉得可笑。
    这几日,赵云澜一直都窝在特调处里,每次沈巍来找他,他都借口说自己忙,渐渐的,沈巍也察觉出了异常,但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每天中午做好饭,然后托大庆送过去。
    听到赵云澜说沈巍不爱他的时候,大庆骂了男人一句没脑子,
    “沈教授不爱你?我堂堂大庆爷活了一万年,就再没见过一个能比他斩魂使更爱你的人了。”
    “他不爱你,你又在这作什么妖呢?”
    大庆的话似乎还在耳边回想,赵云澜却已经分辨不出自己的话了,等到脑子重新开始转起来,那句质问已经砸到了地上。
    “那你告诉我,昆仑是谁?我不想猜,但特么也别让我活得像个笑话。”
    沈巍愣住了,良久,呼出口气,竟像是徒然放松了下来,强硬的拉着男人走到了自己在对面的房子。
    沈巍有一间常年紧闭,略显诡异的卧室。
  那道门没有把手,也没有明锁,赵云澜不明所以,诧异的看着沈巍。
    “这间房子你其实早就好奇了吧,试试,自己打开它。”
  赵云澜对沈巍一直都有一种莫名的信任在,男人闻言便点点头,试探着把手掌贴在门上,【用天眼看到门上有浅淡的纹路,漆黑的门板里仿佛有某种能量在流动,那种流动方式平和中正,带着说不出的沛然庄重之气,严丝合缝、一丝不苟。】
  男人把手贴在门上感觉了片刻,忽然觉得有些熟悉,下一刻,他想了起来:“昆仑锁?”
  这些日子他瞒着所有人,在桑赞的帮助下找关于昆仑的资料,但是,他没找到任何他想看到的东西。
  “是,这就是大荒山圣的昆仑锁。”
  【屋里有什么要用得上昆仑锁?斩魂使和昆仑有什么关系?为什么沈巍会对这种古老的封印这么熟悉?】
    一瞬间,男人的脑海中掠过了无数个猜想,紊乱的万千思绪不断交织在一起,然后缓缓盘旋出一个巨大的问号。
  【赵云澜不确定地在门口站了片刻,然后试探着伸手,在手掌中蓄满灵力,在昆仑锁上拨动了一下,昆仑锁立刻被触动,十四道封条此起彼伏,阴阳相生,一时间让人应接不暇,赵云澜心思太多,杂而不精,有时候又太天马行空,所以对这些精巧的东西并不像楚恕之那么擅长。
  可面对昆仑锁的时候,他却不知怎么的,有种油然而生的熟悉感,每一道变化都在他的眼里,似乎每一次都正好踩在他心里某种呼之欲出的节拍上。
  赵云澜的手指在门上飞快地游走,好像有什么人牵着他的手指一样。
  天门、地合、方圆、循着三十六柱,直至……
  “咔哒”一声,漆黑的门板缓缓往后拉开,露出一条小缝,里面一丝光也没有,赵云澜站在门口,忽然踟蹰。】
    “走吧,进去看看,你不是一直都想知道昆仑是谁吗?”
    “我只是想知道,我,你,还有昆仑,我们之间,究竟有什么关系。”
    沈巍没有再说话,小心的拉着男人走了进去,一点点的,在黑暗中亲手剥开自己的心。
  墙上挂满了东西,赵云澜吃力地在光下眯起眼睛看去,顿时呆立当场。
  满满的一面墙,大的、小的、发火的、大笑的,全都是……同一个人。
    “这是,我?”
    沈巍安静的站在旁边,眸光深沉而又复杂,像是怀念,像是欣喜,可更多的,却像是如释重负般的幸福。
    “准确的来说,是每一世的你,而你所在意的昆仑,是最早一世的你。”
    “所以,”
    赵云澜无措的指了指自己,又点了点满墙的画,语气中带上了些不可置信。
    但所幸,沈巍听懂了他的欲言又止。
    “我爱的那个人,一直都是你,无论是万年前的昆仑山圣,还是现在的特调处处长,在我漫长的生命里,自始至终都是你。”
    “我爱你,无关身份,只是因为你是你。”